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湖湘新儒学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花落春犹在:心归屈原、王国维的陈寅恪(中)  

2006-12-05 18:09: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屈子“哀民生之多艰”,坚忍不拔,不肯改弦易辙,与时俗同流合污:

 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诟。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

                                                                                                          《离骚》
                                 吾不能变心而从俗兮,固将愁苦而终穷。

                                                                                                            《涉江》

欲变节以从俗兮,愧易初而屈志。独历年而离愍兮,羌冯心犹未化。宁隐闵而寿考兮,何变易之可为! 
                                                                                                                                                                                 《思美人》

为此,屈子作《橘颂》以寄托他对独立不迁之人格与自由之思想的精神的追求: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壹志兮。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曾枝剡棘,圆果抟兮。青黄杂糅,文章烂兮。精色内白,类任道兮。纷缊宜修,姱而不丑兮。

        有人评论屈子过于理想,不能深刻认识到人性之恶。如清人胡文英《庄子独见·庄子总论》云:“盖三闾之哀怨在一国,而漆园之哀怨在天下;三闾之哀怨在一时,而漆园之哀怨在万世。” 胡氏之论见地虽深,也未必尽然。屈子固然过于理想主义,哀怨或在“一时”,但历朝历代都有“屈平之怨”,历史总是喜欢重复,所以屈平之怨也在万世呢。《离骚经章句叙》王逸注: 

 

       非死为难,处死为难。屈原虽死,犹不死也。后之读其文,知其人,如贾生者亦鲜矣。然为赋以吊之,不过哀其不遇而已。余观自古忠臣义士,慨然发愤,不顾其死,特立独行,自信而不回者,其英烈之气,岂与身俱亡哉! 

“楚人悲屈原,千载犹未歇”,正是士人继承屈子精神的真实写照,因此,每当社会历史转折关头,敏感的士人总不忘返顾楚骚传统,并借以否定既成理性结构而呼唤新的理性。

      以上所论,对陈寅恪先生说来,何不与屈子相似呢?他乃是义宁世家子弟,三世都有名望,而又数代屡遭不幸。假若向人阐述陈寅恪先生史学研究成就,而不论及他的家世及人生历程,虽不易脱前人窠臼,不然的话,很难照见陈先生原本真实的心境。
      

      陈寅恪有说:“吾家素寒贱。”应是信史。陈寅恪先祖原居福建上杭,他的六世祖腾远始由闽入赣,定居当时的义宁州竹 (土+叚)里。腾远的儿子克绳,当时的学者称作“韶亭先生”,已是读书人家。克绳的妻子李氏,是李大嵘的女儿。陈、李两家均无功名,但都有声于乡,所谓“处士之家”。道光年间,风气不免“以侈靡相高,亲党问遗丰厚”,但李夫人“常裁之以礼”。汪荣祖先生因此认为陈家“素寒贱”的历史“似乎并不确实。”(见《史家陈寅恪传》,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而钱文忠先生也说:“……这却未必可以全然视作实录。”(《陈寅恪印象·编选小序》,学林出版社1997年版)汪先生、钱先生可能误读了“寒贱”二字。“寒”固然也有贫困的义项,但陈先生的语意里,“寒”对应“势”,“贱”对应“贵”, “寒贱”并不等于贫贱,有钱未必有势且贵。请看考证:
                《 论语·里仁》:“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邢昺疏:“无位曰贱。”

                 《玉篇·贝部》:“贱,卑下也,不贵也。”

                   杜甫《写怀二首》其一:“无贵贱不悲,无富贫亦足。”  

                  《晋书·刘毅传》:“是以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 
                   《新唐书·刘栖楚传》:“其出寒鄙,为镇州小史。”

                     《资治通鉴·晋康帝建元元年》:“时有行法,辄施之寒劣。”胡三省注:“寒者,衰冷无气焰也。”

      克绳生四子,幼子伟琳,字琢如,从小读书。因儿子陈宝箴开府湖南,累功蔚为封疆大吏。父以子贵,赠光禄大夫。陈琢如精通《灵枢》、《素问》,重气节,德垂乡里。郭嵩焘《陈府君墓碑铭》云:


        陈寅恪先生晚年《寒柳堂记梦未定稿》有“先世中医之学”,以“医术知名乡村间”。 然陈家“素寒贱”,更何况,在传统社会,巫医乐工均为社会的非“主流”群体,许多士人都是在科举晋身绝望的情况下无可奈何地选择学医的。不过,当时的儒医还是拥有相当的地位。医生可能“寒贱”,但并不一定贫穷。但在孝道伦理极为强化的时代,习医亦可谓孝。《黄帝内经》史崧《叙》云:

        夫为医者,在读医书耳,读而不能为医者有矣,未有不读而能为医者也。不读医书,又非世业,杀人尤毒于梃刃,是故古人有言曰:为人子而不读医书,犹为不孝也。

       然值注意的是,陈寅恪先行并不信中医,认为不合“科学”,所以他即使盲目、膑足也不肯看中医、服中药。(见蒋天枢《陈寅恪传》)因此陈寅恪有点自责,未能继承中医家学。
       陈琢如临终前以关中大儒李二曲之文贻其子,尤重其气节。郭嵩焘《陈府君墓碑铭》:
      病且革,手录李二曲《答人问学书》,备论死生之故,复书“成渡起自困穷,败身多因得志”二语付宝箴,庶几神明贞固不乱者。 
      

      清初胜国遗老李颙(1627——1705),字中孚,陕西盩厔人,学者称李二曲先生。自幼清苦,家贫不能具修脯从师,借书自修,博览经史,旁及九流二氏之书。曾主讲关中书院,与孙奇逢、黄宗羲并称清初三大儒。李二曲先生“饥寒清苦无所凭藉而自拔流以昌明关学为己任”(《清史稿·儒林列传》一),不肯屈膝异族,多次被地方官荐举,皆称疾不就。清廷曾以博学鸿词征召,绝食怀刃死拒以相抗得免。后来又以卧床不起为由而拒见康熙,名节震天下。《清史稿·儒林列传》一: 
        

       康熙十八年,荐举博学鸿儒,称疾笃,舁床至省,水浆不入口,乃得以假。自是闭关宴息土室,惟昆山顾炎武至则款之。四十二年,圣祖西巡,召颙见。时颙已衰老,谴子慎言诣行在陈情,以所著《反身录》、《二曲集》奏进

       相反,黄宗羲却未免私节有微过。《柳如是别传》第五章:黄梨洲乃明清之际博雅通儒之巨擘。后来永历延平倾覆亡逝,太冲撰《明夷待访录》,自命为殷箕子,虽不同于嵇延祖,但以清圣祖比周武王,岂不愧对“关中大儒”之李二曲耶!惜哉! 
      

       陈寅恪祖父陈宝箴,生于道光十一年(1831),二十一岁中举。太平军起,从父办乡团。陈琢如逝世后,陈宝箴继续统领义军团练与太平军作战。咸丰十年(1860),陈宝箴入京参加庚申年会试,不第,蛰居京师三年,交游士林。当时正值“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入侵北京,咸丰帝避走热河,圆明园遭匪徒纵火抢掠,陈宝箴在酒肆中遥见大火光,搥案痛哭,震惊座人。后陈宝箴游曾国藩幕,被曾待上宾,赞誉为“海内奇士”。时席宝田与沈葆桢不和,曾国藩和沈葆桢龃龉,陈宝箴出面之两相释嫌,靖大局。所以曾国藩非常推许陈宝箴,赠联有“半杯旨酒待君温”之语。

        陈宝箴因家贫且想就官养母,于是走上为官之路。但他颇不得志,也屡遭奸佞陷害。光绪二十一年(1895)八月,年过六十,授湖南巡抚。陈宝箴始独当一面,厉行新政,与同僚通力合作,办实业,开时务学堂,立南学会,标榜公羊维新之义,使得湖南开全国风气之先。未几,戊戌事变,陈宝箴被革职,罢归江西,自放山水间。光绪二十六年(1900)四月,陈宝箴仙逝于南昌西山,享年70岁。谣传为慈禧赐死,苦无实据。 
              

      陈寅恪父亲陈三立(1854——1937),学宗山谷体,清末之大诗人。陈石遗与钱钟书对话录《石语》对其多有赞许。他和他父亲陈宝箴是清季野史中常见的名人。陈三立与谭嗣同等并为湖南四公子之一,参与湖南新政,对湖南的改革事业做出相当大的贡献。据胡思敬《国闻备乘》之《壬壬秋诙谐》条,陈宝箴任湖南巡抚期间,凡大事似乎多出于陈三立的决策。而从陈寅恪《寒柳堂集》《读吴其昌撰梁启超传书后》,也似可一证:先是嘉应黄公度丈遵宪力荐南海先生于先祖,请聘其主讲时务学堂。先祖以此询之先君,先君对以曾见新会文,其所论说似胜于其师,不如舍康而聘梁。先祖许之。 

      康梁事变后,陈三立蛰居南京。光绪二十六年(1900),庚子事变起,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慈禧和光绪逃奔西安。旧日维新党人乘乱思动,试图复光绪实权,继续推行新政。当时各地有“勤王”一事,陈三立也曾参与其事。陈三立晚年居北平,适卢沟桥事变爆发,散原老人忧愤成疾,拒不服药而弃世。

       光绪十六年(1890)旧历五月十七日,陈寅恪出生于长沙泰安里周达武私宅,即唐刘蜕故宅地。周达武系湘军将领,甘肃提督。光绪三十一年(1905),他的儿子周家纯(即朱剑凡),在自家园林创办“周南家塾”,开办两年制简易师范,附以小学,开湖南女学之先河。光绪三十三年(1907),正式易名为周南女学堂。陈寅恪晚年“著述唯剩颂红妆”,表彰女杰,是否与此有所相关的联系呢?

       关于刘蜕,后世不少学者误以为他湖南第一个进士。如清末皮锡瑞云:“唐开科三百年,长沙刘蜕始举进士,时谓之破天荒。”据万里先生《湖南历代进士科第年里综表》,唐玄宗朝开元十八年(730)庚午科有长沙人欧阳稚中进士。后来,湖南各地陆续有人中进士。120年后,即宣宗大中四年庚午科(850)长沙人刘蜕中进士。当时的荆南节度使崔铉特地送给刘蜕钱17万贯,曰:“破天荒钱”。刘蜕在答谢信中说:“五十年来,自是人废;一千里外,岂曰天荒。” 终有唐一代,湖南有二十七人中进士,而长沙仅有两人。大约是年代久远,当时的士人无法追忆历史,误以为第一个中进士,后世学者未加考订,于是以讹传讹。


      陈寅恪先生降生于人世的蜕园是什么模样?据《长沙老照片丛书》收录了清季蜕园“思源桥”和“大木桥”等照片。老照片上的蜕园风水非常好,景色秀丽。与陈家有交谊的谭嗣同常去游赏,有《长沙蜕园》诗:水晶楼阁倚寒玉,竹翠抽空远天绿。
湘波湿影芙蓉魂,千年败草萋平麓。扁舟卧听瘦龙吼,幽花潜向诗鬼哭。昔日繁华馀柳枝,水底倒挂黄金丝。

 

 

       蜕园或许给幼年的陈寅恪带来了无穷的欢乐,亭阁回环,池塘萦绕,柳枝依依,自然终生难忘。这些事情,也确实会引起陈寅恪对自己的降生的自豪感来,类似于屈原对自己降世的时日与先祖给他取象征正义的美名的骄傲。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