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中国豕神族群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易中天治学欠严谨“胡说”举例  

2006-08-30 23:4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易中天先生名播海内外,是我湖湘贤德中的“上流”人物。早在西元2004年,凤皇卫视《纵横湖南》节目里有易中天教授,于是我就记住了这个湖南名人,又听闻其口碑,故还景仰不已。因要研究南明史的缘故,今日上午师弟曲梵要愚看看易中天的畅销书,以领略一下市场的本地风光。
  午睡之后,想到去湖南图书馆借书,于是匆匆忙忙拉起要还几本书踏上去那里的路。如今的书外形越来越“美”,也越来越“大”,可里面却愈加不耐读。走进省图,一看,慌了,原来星期二下午不对外开放。愚本来要写点文字的,白白跑出来,划不来,于是一脚迈进了马路对面一家书店。
  “有易中天的书买吗?”愚问。
  “有,在这里,刚到的货。一套。”服务员说。
  旁边一个买书的女孩子凑过来,也拿着《闲话中国人》、《中国的男人和女人》、《读城记》和《品人录》翻了翻。
  她忽然问我:“这书怎么样?”
  愚的回答很直接:“太浪费纸张了。”
  那女孩子听我一说,对她旁边的另外一个女孩子说:“算了不买这书,不如买本《史记》、《汉书》看看。”
  假若易中天教授在旁边,估计会笑一笑。
  愚原本是去易中天教授的书的,不读一下,会白走路一趟。于是就拿起那四本书,坐上书店的太师椅,随手开始翻了翻。
  第一下就翻到《闲话中国人》(上海文艺出版社,2006年3月3版)第六章《家庭》,易中天教授讲述“家”字的原初本义,简直是“胡说八道”。
  易中天教授“亏”还是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学者,“长期从事文学、艺术、美学、心理学、人类学、历史学等多学科和跨学科研究”,假如对古文字无甚深的研究,则可以援引别人陈说,但绝对不可望文生义,“胡说八道”。治学严谨,既是自己的负责,也是对读者与后人的负责。家由“宀”和“豕”组成。于是,易中天教授异想天开,认为是屋下(或中)的一只公猪,由此而来联想到人伦道德。易中天教授说:“猳、家古音完全相同。”算他猜中一半,但我看他是碰中的。猳、家上古音在鱼部,读若“JU”(居),和猪的古音当是一样读“JU”(居),不过,上古轻唇音之类的“规律”这里还用不着。
  家的原初本义是什么?把家字说成“屋里养猪”的解释,愚听过无数遍了。今天也就忍不住冲动,要再次拈出来,以求正于方家与易中天教授。五年前,愚曾撰著《猪文化与生殖崇拜》一文,文尾略微提及“家”字本义为“祖庙”:
  《说文》:“家,居也,从宀。豭声省。”段注:“豢豕之生子 多,故人居处借用其字,久而忘其字之本义,使引申之义的冒据之。”然段注亦有未达。刘宝楠《论语正义》:“宀 者,交覆深屋。庙之象。”《说文》:“宔,宗庙宔 也。从宀 ,主声。”主者,为祭祀而所立之象征先祖之尸(像)或神主。笔者上古时代“家”即“宔”,也即“豕”是“主”也。叶舒宪先生谓许慎《说文》之义当是家的神圣意义淡化以后的说法。其说甚然。家者,中华文化血脉绵延不绝、薪火相传而不息之本。家即祖庙、神庙也,后人以讹传讹,遂贻笑方家。
  见拙著《生殖崇拜与中国青铜时代》(2002年版)
  
  去年春节归家翻阅历年藏书,偶然睹得扬之水先生《诗经名物新证》,其中论及《绵》诸诗,亦略云家之本义为“祖庙”,与愚之解释一致。其又援引1962年《考古》之研究成说。盖其由来前贤多有发明。愚辈不过是所见略同,未敢惺惺相惜。
  远古时代,凡大事莫不与宗教有关。因此,研究古代文化,不可用今天的眼光看待过去,“以今释古”。望文生义,随意妄自解字。研究中国古代文化,不通古音,则是大遗憾。章太炎先生骂湖南人云:三王不识字。即是如此。华夏文化之精蕴,即在音韵之间。识其大体者,为大师。不识,终与文化无缘。职是之故,保护方言、繁体字、文言文,即捍卫华夏民族文化精神,德范后人,宪法万世,功垂千古!
  又,观易中天教授有“劝君免谈陈寅恪”,建议易中天教授以陈寅恪先生为榜样,学习一下语言文字学,以补其不足。以愚看,易中天教授之不足之处尚多,今若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也恳请易中天教授一笑。不笑,不足以听愚言此。
  
  跋:守愚今读易中天教授之书一小节,以作此小文。君子修道立德,《大学》云:壹是以修身为本。今日之学人,不为政治服务,即为经济服务,视学术与文化为一技术,一饭碗,譬若乞丐。如某些学者为汉奸洪承畴“平反”,如某些作家、学者们为某旅游胜地“歌德”、“修史”。真正之学人不可为流俗所奴役,以献媚为能事,不然,终有沦为吮痈舔痔之徒之虞。难得自由。跋文在批判流俗,有感而发,非关易中天教授之事。诸位看官,也切勿对号入座。

黄守愚于船山讲舍
黄帝纪元四七零四年四月十九日酉时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