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湖湘新儒学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余华《兄弟》被诉剽窃案开庭  

2007-01-13 17:10: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郑博超,石开,卜兵 

        2007年01月13日01:11 正义网-检察日报
  
  本报讯(记者郑博超) 1月10日,山东作者王长征诉著名作家余华剽窃自己小说的侵权纠纷案在山东省滨州市中级法院开庭。
  
  去年11月8日,王长征向滨州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将滨州市新华书店、上海文艺出版总社和余华分别列为第一、第二、第三被告,称三被告创作、出版和经销的小说《兄弟》多处剽窃了其在网络上先发表的小说《王满子》,要求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和精神赔偿52万元。
  
  庭审当日,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均未到庭。原被告双方代理人分别围绕小说《王满子》是否做到了公示、《兄弟》是否对《王满子》构成剽窃、上海文艺出版总社是否充分尽到了注意义务等问题进行了举证、质证和法庭辩论。庭审结束之前,被告代理人拒绝了合议庭提出的和解建议。此案未在当天作出宣判。
  
  记者了解到,小说《王满子》发表于网络,原告代理人向法庭提交的证据显示,《王满子》在百灵网上的最早上传时间是2004年7月7日。被告律师告诉记者,原告方是通过百度搜索引擎找到小说《王满子》的,而余华在本案之前根本不认识王长征,也不知道小说《王满子》,因此不可能通过搜索引擎找到这部小说。而在发表该小说的百灵网上以正常的浏览方式无法找到《王满子》。这一细节表明,网络的发展给著作权纠纷案带来了许多新的法律问题,值得关注。对于此案的进展,本报将继续关注。
  
  郑博超
  
  
 
 附文:
  
  
  我看余华要栽啦
  
  ◎石开
  自王长征就发表在百灵网上的作品《王满子》被剽窃一事,起诉著名作家余华及上海文艺出版总社、山东省滨州市新华书店,于去年11月份被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后,愈发受到国内舆论的关注。据悉,今年1月9日,原告、被告进行了庭前证据交换。10日,该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本人抱着学习和关注的态度,饶有兴致地旁听了开庭期间的前前后后,综合此案审理情况,本人看法,余华要栽。
  本案的原告、被告均未在庭审中露面,出席庭审的都是委托代理人。笔者对一天的庭审过程进行了旁听。在庭审过程的调查和辩论阶段,原告、被告各自拿出新的证据,分别进行了举证、质证,围绕几个争议焦点问题进行了辩论。笔者注意到,在整个庭审中,余华及上海文艺出版总社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廖恬讲话很多,但很多发言已经离开本案太远。譬如他先是标榜自己是网络搜索专家,又获得过国家发明专利,经常不去围绕证据推理,而是大段大段讲述哲学、心理学、逻辑学等有关理论,以至于宝贵的时间被拖延。相对而言,王长征的委托代理人高春明则言简意赅,针对性强。
  对于第一个争论焦点问题——原告作品《王满子》是否按照正常途径在网上公示,原告举证了在滨州市公证处所开具的公证书和王长征个人于网络上所拍的5张照片,以证明《王满子》在2004年7月7日的百灵网站上首次公开发表的真实性。被告余华及上海文艺出版总社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廖恬则质证并拿出新的证据详细地反驳原告,认为照片上所显示的2004年7月7日的网页截图有造假行为,还表示按照普通人的上网浏览方式,余华和上海文艺出版总社根本看不到《王满子》,谈不上抄袭一说。高春明认为,被告查阅和下载的网页材料是在本案立案后的页面状况,而打开百灵网上的文学页面,显示的是新近的发表状况,就是说越新的长篇小说越是排在前面,而其他依次推后,王长征的小说《王满子》在04年就是排在文学网页的靠前位置,当时的浏览和阅读是非常容易的,余华的《兄弟》上半部写作正是发生在04年到05年期间。笔者认为,既然廖恬说他是网络搜索专家,他为什么就不会搜索《王满子》的出处,是因为他把自己标榜为专家就可以下结论说别人是在造假?或者就可以把真的说成是假的吗?果不其然,在下午的辩论中原告律师则提供了2004年7月5日,百灵网文学编辑王德伟给王长征的电子用稿信的打印件。面对公正和详尽的证据,廖恬竟强词说该证据是无效证据。而证据有效与否,不是以律师的观点为准,如果法庭调查属实,该观点自然难以成立。
  庭审中,辩论最激烈的焦点是被告余华《兄弟》一书是否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当谈到王长征诉《兄弟》有83处内容与《王满子》相同或相似的问题时,廖恬进行了诸多举例反驳,并表示这些约5000字的83处内容只占《兄弟》总字数50多万字的大约1%,构不成抄袭。他还不惜时间列举“王长征的小说与余华过去的小说有相似”的10多处描述,原告律师立即指出此类描述与本案无关,如果对方有起诉愿望应当另案讨论。廖恬又抛出让人震惊的一句话称,如果这都算抄袭,那“我们出版的这一类作品多得是”。由于他的陈述时间过长,审判长和审判员几次打断他的发言,要求其尽可能简短地阐明核心意思。笔者由此想到,廖恬的这一表述是想说明什么呢?上海文艺出版的这类作品因为“多的是”就排除了剽窃的可能吗?上海文艺出版社是否一直为剽窃者提供着园地?而是否构成剽窃正是本案的关键,高谈阔论的廖恬的这一观点非但无法证明余华没有剽窃,反而反证了余华的剽窃。高春明表示《王满子》先于《兄弟》问世,并强调《兄弟》与《王满子》在主要人物所处的时代背景、性格、身份、命运及故事情节等方面,均有直接相同或相似,且这种相同或相似贯穿了整个作品的前后,导致了两部作品在整体上的相似,而且两部作品在语言和词汇上存在80多处相似。高春明指出在构思相同,人物相同,命运相同,故事相同,结构相同,又在部分场景相同之后,还有如此多的细节相近、相似,并且贯穿于作品的始终,这正是余华剽窃的高明之处,这才破坏了王长征作品的完整性。而80多处相同或相似只是剽窃行为中的一部分,仅就这80多处串联起来也已经构成了两作品的故事梗概。
  对于审判庭归纳的第3个争论焦点问题——被告上海文艺出版总社是否按照法律要求的谨慎原则,是否尽到了基本的注意义务,王长征的委托代理人高春明说,上海文艺出版社作为出版发行单位,未尽到应有义务,致使侵权作品得以出版。廖恬则坚决否认原告的指控。但是,廖恬此前没有提出有力的证据证明余华没有剽窃,因此这一否定也显出没有根基的苍白。
  在最后陈述阶段,高春明表示坚持原有的诉讼主张,三被告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当庭没有宣判结果。该官司是否还需要第二次开庭,需经合议庭合议后决定。
  在下午休庭后,有人询问廖恬对于自己的庭审表现打多少分,他很干脆地说:“100分”。有人问他是否会如在庭审中想反诉王长征剽窃余华其他作品一事时,他则说反正不承认《兄弟》剽窃《王满子》一说。当有人追问其在庭审中用到“文字狱”和“玩火自焚”词汇来形容王长征起诉是否情绪过于激动时,他不置可否。
  综合以上情况,被告称原告网络造假问题从原告提供的证据看应被排除,被告对原告的举证又没有强有力的压倒性的反驳,而对出版社应尽的审查义务难以自圆其说。因此笔者觉得本案的胜负似已定论,余华的栽倒也成定势。当然,这只是笔者一孔之见,孰胜孰败当由法院判定。
  
  
  
   检察日报:“相似”离“剽窃”到底有多远?
  
  卜兵
  近年来,文学圈内屡屡有剽窃争端爆出。两年前,作家夏泊诉河南省作协主席张宇的小说《蚂蚁》涉嫌剽窃自己未发表的作品。去年5月间,庄羽诉郭敬明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剽窃自己的《圈里圈外》一案在沸沸扬扬中走到了终审。今年1月10日,另一起备受关注的案件——山东诗人王长征诉著名作家余华剽窃自己小说的侵权纠纷案在山东省滨州市中级法院开庭。笔者旁听了此次庭审。
  
  虽然原告代理律师表示余华在此案爆出之前根本不知道有王长征这个人和《王满子》这部小说的存在,更谈不上剽窃,但是像多数剽窃纠纷一样,王长征与余华双方的代理律师法庭辩论的一个焦点问题仍然是:相似离剽窃到底有多远?
  
  毋庸置疑的一点是,文学创作离不开借鉴。在一个作家的成长经历中,模仿是一个必经的阶段,模仿就是一种学习。著名作家莫言先生在谈创作经验时,就鼓励青年作者“要大胆模仿”。当然,在这个阶段创作的作品必然会有明显的模仿痕迹,与被模仿作品在某一方面相似。即便是在一个作家成熟以后,也仍然离不开学习和借鉴。一个作家如果不想被时代抛下,不想枕在已有的成就上固步自封,就必须要进入新的生活领域,接触新的文学潮流,从中寻找启迪和灵感,从借鉴中谋求自身创作生命的延续。
  
  既然文学创作需要借鉴,那么一个作家的作品中,不管是普通作家,还是优秀作家,总有别人的东西在。如果两个作家曾经从同一位作家,比如从鲁迅那里汲取过营养,那么他们的作品在某一方面表现出相似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一个优秀作家,能够把从别人那里借鉴来的东西熔铸为自己作品的一个有机部分,并且能使作品在整体上显现出他自己的个人风格来——这就是作品的独创性。
  
  作家的独创性劳动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独创性是著作权法保护的核心内容之一。我国的《著作权法》规定,剽窃、抄袭他人作品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公开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并可以由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给予没收非法所得、罚款等行政处罚,但是并没有对剽窃、抄袭进行界定,在《实施细则》中也没有作进一步解释。因此,遵循怎样的标准?如何认定作品的独创性受到了侵害?这个最关键的问题也成了最饱受争议的问题。
  
  2004年底,北京市一中院对郭敬明、庄羽著作权纠纷案作出的一审判决中,认为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剽窃了庄羽《圈里圈外》中具有独创性的人物关系的内容,而且在12个主要情节上均与原告作品《圈里圈外》中相应的情节相同或者相似,在一般情节、语句上共57处与《圈里圈外》相同或者相近似,造成两书整体上构成实质性相似。
  
  这一判例一度引起很多争议。比如,一般情节、语句上的相似是否构成剽窃?一个人用过的比喻其他人就不能再使用了吗?什么样的人物关系算是独创性的人物关系?难道一种结构的小说(比如杀父娶母)出版以后,其他作家就不能染指了吗?两部在结构上有相似之处的作品,在文学价值上可能有明显的优劣之别,那么整体上的实质性相似又该如何理解?在司法实践中,法官需要为独创性找到一些可以区分的具体的载体,比如作品的情节、人物关系、语言运用模式,等等。但是,法律规定的粗疏与文学创作的特有规律在发生碰撞之时,产生了很大的矛盾。很多时候,判决虽下,争论未息。
  
  按说,不管是文坛,还是什么别的坛,剽窃官司的增多表明创作者法律意识和维权自觉性的提高。此类官司判例的增多,也应该对定分止争、规范创作秩序起到有效的推动作用。然而时至今日,剽窃仍然是学界、文艺界的一个严重问题。原因何在?根本还在于由于相关法律对剽窃、抄袭未加界定,使其被泛化和滥用了,甚至被别有用心之人作为打人的棍子和谋利的工具。
  
  笔者以为,权威立法部门应该尽快对剽窃、抄袭进行明确地解释,把文学创作中的模仿、借鉴与剽窃、抄袭区分开来。
  
  
  
  
  来源:《检察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