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湖湘新儒学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屈原根本没有流放湖南"的补充  

2007-12-03 00:4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楚辞》中多次提到祭神用玉器和服用玉石,相对于湖南来说,实难可能。

《九歌·东皇太一》:“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瑶席兮玉瑱,盍将把兮琼芳。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扬枹兮拊鼓,疏缓节兮安歌,陈竽瑟兮浩倡。灵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满堂。五音纷兮繁会,君欣欣兮乐康。”其中,“璆”、“ 琳琅”都是美玉。“瑶”比玉差一点的美石。

譬如屈原说:“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同光。”

在考古上,湖南不产玉,古人用玉极少。不像北方文化,大量使用玉器。

二,第一个讲屈原流放汉北的是应该是黄文焕。

明代学者黄文焕《楚辞听直》则针对王逸的“江南”说,提出疑问,认为《九章》中的《思美人》、《抽思》是屈原在怀王时作于汉北,与湖南无关。其后是明末清初学者王船山。饶宗颐《楚辞地理考·序》云“自来言《楚辞》者,多误以屈原放居汉北,此说倡自王船山,后人信之甚多”。因此,此说还得追溯到黄文焕,而非王船山。

三,《楚辞》中一些草木属南郡、汉中特产,非湖南特产。

杜若,《太平御览》引《范子计然》说,杜若盛产于南郡汉中。而辛夷,据《神农本草经》,盛产于汉中。而《楚辞》中各种草木,譬如泽兰、蕙兰、椒萎等,在古代的湖北、河南、安徽交界一带,均可见。

四,较早记载屈原与端午相关联的典籍表明屈原故事在湖北一带流传甚广。

《类聚》卷四引《续齐谐记》:屈原五月五日自投汨罗而死,……楚之哀之,每至此日,[辄][以]竹筒贮米,投水祭之。

    《太平寰宇记》一四五引《襄阳风俗记》: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江,其妻每投食于水以祭之。

    《太平御览》卷三一引《荆楚岁时记》:五月五日竞渡,俗为屈原投汨罗日,伤其死所,故并命舟楫以拯之。

五,《楚辞》的记载明显在靠近淮河流域

《九章·悲回风》:“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望大河之洲渚兮,悲申徒之抗迹。”

如果屈原在湖南,那么他不管怎么样,也不可能 “浮江淮而入海”。彭祖、巫彭是江淮一带的神话传说,《楚辞.离骚》:“虽不周於今之人兮,依彭咸之遗则。”其终云:“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王逸注:“彭咸,殷贤大夫,谏其君,不听自投水而死。”又曰:“言时世之君无道,不足与共行美德,施善政者,故我将自沉汨渊,从彭咸而居处也。”

龙、彭古音近通,徐州古称彭城,又称龙城。龙即彭,彭咸即龙咸、祖咸。《九叹》:“思彭咸之水游。”屈原在楚辞中称颂彭咸(龙咸)者有六,《离骚》:“依彭咸之遗则”,《九章·抽思》:“指彭咸以为仪”,《九章·思美人》:“独茕茕而南行兮,思彭咸之故也!”《九章·悲回风》:“照彭咸之所闻。”又曰:“凌大波而流风兮,托彭咸之所居。”

六,枉渚不必在今常德德山脚下.钱穆先生也说,枉渚辰阳溆浦难以确证。

今有一些证据证明在淮水流域和汉水流域都存在"枉渚"。

一,江淹<建平王散五刑教>:"旧楚地旷,前郢氓殷,水带枉渚,山匝鲁阳."

二,杜诗<宿青溪驿>:"漾舟千山内,日入泊枉渚."<太平寰宇记>:"青溪在峡州远安县南六十里,源出青溪山下."

三,杜诗<两当县吴十侍郎江山宅诗>:"鵾鸡号枉渚."

可见,"枉渚"一地名不单独只在常德德山脚下.

七,沧浪之水不在湖南。

譬如<楚辞>中有沧浪之水,王船山<楚辞通释>里讲得非常好:"汉水东为沧浪之水,在今均州武当山东南."。<史记><夏本纪>正义引<括地志>云:"均州武当县有沧浪水."

屈原援引“沧浪之水”民谣,孟子也曾援引过。孟子肯定是没有来过湖南的。

八,洞庭在长江之北

据<楚辞>,"洞庭湖"在长江的北面,<九章>说:"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驾飞龙以北征, 亶吾道兮洞庭.""将运舟而下浮兮,上洞庭而下江."

屈原从长江北上,抵达洞庭湖.

九,屈原自杀只可能是汉北、淮源一带。

屈原《渔父》篇中说:“屈原既放,游于江潭。”之后又说:“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之后再说:“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沧浪之水在汉水东,武当山东南。

在楚顷襄王二十一年(前278年),白起攻破楚国都城郢之后,屈原投江,而后楚顷襄王兵败迁都于陈(今淮阳县城),并把陈城作为楚都达38年之久,这是楚国由盛转衰的转折,同时也是当时楚人由洞庭湖两侧南下东进的起始。

屈原自杀之前,是听说秦军攻破了楚国都城。如果他身在湖南,除非有电话,否则不可能一下子获悉这一消息。只有他被流放在汉中、淮源一带,才有可能见到逃亡的楚军而准确地获悉这一事件。毕竟楚郢在湖北,位于西端,而汨罗江位于湖南东边,楚顷襄王更是逃向了东北方向。连派向云南的庄蹻也因为楚顷襄王失国之战断了与楚王室的联系而自立为王,很难想像当年屈原会在所谓的汨罗江一带(而非亲眼目睹的情况下)就道听途听而殉国。

十,王船山的观点

王船山《楚辞通释·序例》:“或为怀王时作,或为顷襄王时作。时异事异,汉北、沅湘之地异。旧时释者或不审,或已知而又相刺谬,其瞀乱有如此者。”

钱穆《古史地理论丛·序》云:“忆余在民国十一年之秋,任教于厦门集美学校,始读《船山遗书》,于其辨屈原沉湘乃在汉水,不在洞庭,而深有契悟,乃草小文一篇刊载报端。”

据王逸的说法,《九歌》是屈原流放湖南沅湘之间采集民歌创作而成的,但是王船山表示反对,王船山《楚辞通释·九歌》:“按(王)逸言沅湘之交,恐亦非是。《九歌》应亦怀王之作。(屈)原时不用,退居汉北,故湘君有北征道洞庭之句。”

王船山《楚辞通释·九章》说:“曰‘汉北’,曰‘南行’,殊时殊地,旧注都所未通,读者当分别观之。”

屈原《渔父》篇中说:“屈原既放,游于江潭。”之后又说:“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之后再说:“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沧浪之水在汉水东,武当山东南。王船山《楚辞通释·渔父》说:“按汉水东为沧浪之水,在今均州武当山东南。渔父触景起兴,则此篇为怀王时退居汉北所作可知。孟子亦载此歌,盖亦孔子自叶、邓适楚时所闻汉上之风谣也。”

据说,《渔父》是屈原临死前的哀歌,他创作此诗之时在汉北,不必千里迢迢从汉北跑到湖南的汨罗自杀。

王船山还只是初步怀疑屈原流放并死于汉北,批驳王逸等前人的注释与传统观点,但他不敢明确提出这一问题。不过,王船山迈出这一步是难能可贵的。正如在明清时期批判当朝皇帝一样十分困难,不像在今天,批判明清时期的皇帝不会带来杀身之祸一样,非常容易.所以,今人在前人基础上提出"屈原根本没有流放湖南",并不像王船山时代一样困难。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