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湖湘新儒学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龙”改名事件与“猪的传人”  

2007-12-03 00:48: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龙”改名事件与“猪的传人”
  
  黄守愚

  
  近日有人提议,要为“龙”改洋名――把中国龙译成“loong”而不是直接借用英文中的“dragon”。其主要理由是,中国龙是正义和吉祥的象征,而“dragon”在西方神话和传说中是恶魔的化身,将二者等而视之,会产生文化误读,损害中国龙的形象。(《人民日报》2007年12月2日)
  俗话说:“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全凭实力。” 确实,文化的传播,仍然很现实,它靠实力说话。说得直接点,“中国龙”的文化传播全靠中国目前的经济实力和国力。
  其实,按照解释学大师迦达默尔的观点,在理解的过程中,任何知识都是一种“偏见”,因为具体的知识对不断变化世界万物来说永远是不完善、不全面和局部的;而我们只能从偏见出发去增长知识,偏见不仅不可避免,而且是理解的必不可少的条件,是认识发展的基础。因此,“偏见”是合法的。
  事实上,中国人对“龙”(dragon)认知观念的改变是最晚近十几年。它根源于海外华人对清代国旗——“龙”旗的追忆和自我认知及《龙的传人》那首歌曲。
  清朝末年,中国以“龙”的形式“进入”世界版图。于是,中国人以“龙”作为自己的“标志”。虽然当时清朝的综合国力似乎并不使人感到满意,但是海外华人接受了这种“标志”,并自我认同它。
  随着清朝覆灭,帝制政体结束了,民主共和政体在中国成为共识,“龙”旗被当作封建糟粕被踩踏在地上。在当时,只有清废帝傅仪是“龙的传人”,不过他是国人批判的对象,并最终被赶出了紫禁城,由“龙的传人”降格为“猪的传人”。
  闻一多先生在《伏羲考》中说:“龙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我们的答案是:它是一种图腾(Toten),并且是只存在于图腾中而不存在于生物界中的一种虚拟的生物,因为它是由许多不同图腾糅合成的一种综合体&S226;&S226;&S226;&S226;&S226;&S226;这综合式的龙图腾团族所包括的单位,大概就是古代所谓的“诸夏”,和至少与他们同姓的若干夷狄&S226;&S226;&S226;&S226;&S226;&S226;龙族的诸文化才是我们真正的本位文化,所以数千年来我们自称“诸夏”,所以历代帝王都说龙的化身,而以龙为其符应,他们的旗章,宫室,舆服,器用,一切都刻画着龙文。总之,龙是我们立国的象征。直到民国成立,随着帝制的消亡,这观念才被放弃。然而说放弃,实地里并未放弃。正如政体是民主代替了君主,从前作为帝王象征的龙,现在变成为每一个华人的象征了。也许我们并不自觉。但一出国门,假如你有意要强调你的生活的‘中国风’,你必用龙文图案来点缀你的服饰和室内陈设。”在今天,闻一多先生的观点已深入人心,几乎蔚然成“既成事实”了。
  1978年,一个台湾籍的校园歌手侯德健创作了《龙的传人》。有人说,“这首歌(笔者注,是指侯德健《龙的传人》)产生于70年代末的台湾,有比较复杂的政治内涵,不仅仅是民族意识,还孕含着国际弃儿的悲情。”据宋文德先生给我提供的史料,第一个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演唱“龙的传人”的人是美国加州的喜瑞都市长黄锦波先生,那是在1985年,据说当时的黄锦波先生不会普通话,在编导的帮助下,终于演唱了这首歌,从此以后,“龙的传人”传唱大江南北,风靡一时。而“龙的传人”观念也深入人心。所以,从侯德健、黄锦波“标榜”的“龙的传人”到现在,也不到30年的历史。
  在中国文化中,“龙”的地位并不高,“降龙伏虎”一直是中国人的“梦想”,并且还十分厌恶“龙”。道教神话的八仙过海故事中,在《封神演义》中,“龙”都是邪恶的化身。因为它从汉代之后成为了皇帝的象征。
  因此,我个人认为,中国人对“龙”的认知是虚无的。曲从流俗的国人竟然把一首“龙的传人”的流行歌曲当作了真实的历史,奉为神圣不可侵犯的“信仰”,实在有点荒唐和可怜,非常自卑。当然,这是因为中国实力在上升,文化的复兴和民族的自觉之结果。
  事实上,从考古与文献看来,中国人倒是“猪的传人”。这一点,早在我2002年出版的《生殖崇拜与中国青铜时代》拙作已提出。2007年,我应玉文化专家朱成杰先生邀请出席辽宁朝阳牛河梁红山玉文化国际论坛,再次重申了这一观点。《庄子》就记载有猪神豨韦氏开天辟地的神话。在5000年前,北有红山文化“玉猪礼器”,南有良渚文化神人猪面“神徽”。而在2007年7月,安徽凌家滩出土有5000多年前的80公斤的玉猪(被称作“中华第一玉猪”),表明它是当时凌家滩先人祭祀用的礼器,而猪神是他们的生殖宗祖神、创世神。
  据文献资料,猪神象征勇武、血性、神威、刚烈、坚毅的豪杰精神。 原始社会里,先民崇拜猪神,是因为猪有勇猛、刚烈的血性。“毅”、“豪”等字,都是与猪有关的字。 郭璞有《豪彘赞》,赞美豪猪毛刚硬锐利,勇猛如豪杰。查阅历史文献典籍,古代人很崇拜野猪的凶猛和暴烈。《汉书&S226;食货志下》:“作货布六年后,匈奴侵寇甚,莽大募天下囚徒人奴,名曰猪突?勇。”服虔说:“猪性触突人,故取以喻。”《汉书&S226;王莽传下》:“莽乃大募天下丁男及死罪囚、吏民奴,名曰猪突豨勇,以为锐卒。”《南史&S226;王琳》:“琳将张平宅乘一舰,每将战胜,舰则有声如野猪,故琳战舰以千数,以野猪为名。”《北史&S226;卢曹传》:“曹身长九尺,鬓面甚雄,臂毛逆如猪鬣,力能拔树。”一言以蔽之,“猪突豨勇”一成语,足以概括野猪在华夏民族心目中的形象和文化精神。
  随着文化变迁,“龙”成为皇帝的象征,而“猪”堕落成“肮脏”、“愚蠢”的代名词。人只崇拜强者,鄙视弱者,服强不服弱,因此“猪”被人驯化之后,日益成为受尽中国人鄙视的动物。
  最近几十年来,在中国大地上却流行一种要和世界"接轨"的洋奴主义,使得中国人只能跟在西方人屁股后面亦步亦趋,不但对现代文明的发展毫无原创性的贡献,反而日益"夜郎"化。这真是中国人自称为“龙的传人”的绝大的讽刺!中华民族独立于当今世界,就需要这种野猪的文化精神,中国人绝对不能多洋奴,迷信外国,盲从“接轨”,应该冲决民族自卑情结,恢复民族自信心,坚持民族文化本位主义,以保障在全球化浪潮中立于不败之地。
  所以,中国人真正要觉醒,必须破除“迷信”和冲决民族自卑,必须承认自己是“猪的传人”,而不是“龙的传人”。我最后说,中国人应该有野猪一样的傲慢精神!
  
  
  
  
   2007年12月2日夜于常德
  评论这张
 
阅读(5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