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湖湘新儒学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黄守愚谈湖湘文化:一言难尽王先谦  

2007-09-03 23:3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言难尽王先谦

/黄守愚

 

章太炎说,湖南“三王不识字”。“三王”是指王船山、王闿运、王先谦。章太炎是音韵学大师,他认为三王都不通音韵学。说一句公道话,章太炎以己之长比人之短,似乎极不厚道。

 

湖南学者大都宗奉程朱理学(宋学),素不治朴学(汉学),主张经世致用,尤其喜欢研究《汉书》。因为湖南没有治音韵学的传统,所以,王船山《说文广义》一书见识极低;王闿运在四川主讲尊经书院时,公然教育学生不必在乎《说文解字》的读音;王先谦的《庄子集解》、《荀子集解》、《尚书孔传参正》等,“夹七杂八”,鲜有发明。虽然他们都有所缺陷,但他们照样是大学者,学术成就非凡。

 

整个清代,程朱理学笼罩一切,政统与道统合流。这种背景下,根本谈不上创新,绝对诞生不了一个可与程朱、陆王并肩的儒学大师,即使当时一流的儒学家都只是宋明时期的三、四流水平。像被推崇为“圣贤”的曾国藩,竟然没有撰写一部学术著作(王闿运挽曾氏联:“平生以霍子孟、张叔大自期,异代不同功,戡定仅传方面略;经术在纪河间、阮仪征之上,致身何太早,龙蛇遗憾礼堂书。”可谓盖棺定论)。因此,有的人以此指责晚清湘人的学术不能入流,可能是忽视了当时的大背景。

 

长沙王先谦就是一个如此被人误读的学者。

 

王先谦(18421917),字益吾,号葵园。他晚年在今长沙荷花池修建别墅,取名叫葵园,亦以此为号,人称葵园先生。据说,葵园原为五代的马楚王朝所修筑。王先谦想凭藉“葵园”之名弘扬学术,光大门庭。在王闿运、郭嵩焘日记中,常说他们与王先谦在荷花池喝酒吃面,也常在开福寺组织诗会。

 

王先谦早年当过幕僚,同治四年(1865)中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编修,累迁翰林院侍读。光绪六年(1880),任国子监祭酒,并在国史馆、实录馆兼职,充云南、江西、浙江三省乡试正、副考官。光绪十一年(1885)出任江苏学政。他在江阴南菁书院开设书局,步阮元(文达)后尘,校刻《皇清经解续编》,成书1430余卷。他又仿效姚鼐主编《经古文辞类纂》,成书28卷。

 

王先谦初入官场,是一个“愤青”,喜欢议论时事,上疏奏请筹办东三省边防,罢三海工程,弹劾徐之铭、李莲英等。因此,光绪十五年(1889),他被迫辞官回长沙定居。

 

 

光绪十六年(1890),王先谦主讲郭嵩焘创办的思贤讲舍,并在讲舍设局刻书。光绪十七年(1891),出任城南书院山长。光绪二十年(1894),转任岳麓书院山长,主讲该书院长达10年之久。他是岳麓书院最后一位山长。

 

王先谦他认为,治学应当从注解古文入手,所以他常教学生笺解古文。二十八岁时,他著有《汉铙歌释文笺证》,就是这套治学方法的实践。由此,他先后撰写了《荀子集解》、《庄子集解》、《汉书补注》、《后汉书集解》、《新旧唐书集注》,经书类则有《尚书孔传参正》、《诗三家义集疏》、《释名疏证》等,均属“选编”。

 

不懂音韵学,就很难以解释古文字。王先谦如此研究上古文献,相当于树上捉鱼。所以,他的书大多只是旁征博引,因袭前人,几无创见。王先谦一度担任江苏学政,而没有把江浙一带朴学功夫学到手,实为一大遗憾。

 

李肖聃《星庐笔记》说,王先谦的著述,不外“续、纂、选、辑”四种,相当于今天的编书,算不上学术专著。譬如,《十一朝东华录》,是续蒋良父书;《南菁书院经解》,是续阮元学海堂书;《续古文辞类纂》,承姚鼐而作,都是“续编”。又如,《骈文类纂》、《十家四六文钞》、《湘中六家词》,都是“选编”。

 

章太炎说,王先谦本无心得,只是模仿前人“选编”而已。学术贵在创新,王先谦“气”弱,沿袭前人模式,必然会抹杀自己,沦为前人的附庸。王闿运说:“《经解》纵未能抗行芸台,《类纂》差足以比肩惜抱。”语中暗含讽刺,而王先谦犹以为是褒奖。王先谦在长沙选编了数千万字的书,一次,王闿运通过友人转告王先谦,劝说他少著书,“夹七杂八,未免太难”(见杨钧《草堂之灵》)。

 

李肖聃还说,署名王先谦的《五洲通鉴》、《外国地志》、《日本源流考》诸书,全是请助手编篡的,“杂采他书”。而王先谦从未出国考察,目不识洋文,靠助手参考二手、三手资料,有失学者本色。

 

当然,也有许多人褒扬王先谦的学术研究。李肖聃一面贬低王先谦,也一面夸赞他。李氏《湘学略·葵园学略》称赞王先谦是“长沙阁学,季清巨儒,著书满门,门庭广大”。

 

像今文学大师皮锡瑞,是王先谦与叶德辉共同的死敌。他高度评价王先谦的《尚书孔传参正》说,该书“兼疏今古文,说明精确,最为善本。”清代文献学家刘锦藻高度评价王先谦的《续皇清经解》说,“维持文献之功,阮氏而后为推先谦矣。”譬如王先谦的《汉书补注》,至今还受国内外史学界的重视。又如他的《十朝东华录》,至今仍是研究清朝的基本史料。

 

王先谦在世时,有人赞扬他是楚学泰斗,也有人骂他是学匪,还有人骂他是土霸王。不管世人如何斥骂、夸赞,王先谦有湖南人的“霸蛮”,对自己的信仰坚贞不渝,从一而终。

 

《大学》说:“人莫知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研究前代湖湘学人,许多学者出于为贤者讳、热爱乡邦文化的心理,对于前人的恶迹与短处,一味避而不谈,视而不见,这种心态固然无过错。但是,如果能正视前人的是非善恶,批判短处,表彰长处,扬长补短,改过迁善,则有大功于湖湘文化在当代的发展。

 

王先谦反对空谈,提倡经世致用,读有用之书。他主张废除科举考试,学习西方科学知识。甲午战争,中国战败。王先谦忧国忧民,勉励学生以救国为己任。他认为,上海《时务报》“为目前不可不看之书”,叫书院特地订购了六份《时务报》,安排学生传阅或抄录,以使学生“开广见闻,启发志意”。

 

实际上,王先谦是一个改革派,主张渐进学习西方。首先,他在岳麓书院进行课程改革,添设算学、译学等。其次,他积极投身于湖南维新运动。光绪二十二年(1896),他与黄自元等人集资创办宝善成机器制造公司。三年后,公司因亏损停办,他独立另组大经丝鞭公司。光绪二十八年(1902),他与龙湛霖发起成立湖南炼矿总公司。后来,他参与粤汉铁路废约自办运动和保路运动,出任湖南粤汉铁路总公司名誉总理。

 

光绪二十三年(1897)冬,湖南时务学堂成立,王先谦是创始人之一。他还积极参与南学会的活动。王先谦与叶德辉表面上非常支持,与梁启超、熊希龄、唐才常等常“酒食往来”,在酒桌上建立了融洽的关系。王先谦写信给梁启超说,只要有关时务学堂的事,他能随叫随到。

 

王、叶二人为控制时务学堂,与维新派之间的斗争,主要表现于学术论争。维新派主张兴“民权”、开“议院”,认为中国并非处于世界的中央。而王、叶出于对传统文化的信仰,自命仁义,捍卫“真理”,维护三纲五常,认为否定君权,兴“民权”、开“议院”会引发天下大乱,中国处于世界正中央。于是,王先谦提交《湘绅公呈》,反对异学。他又号召岳麓、城南、求忠三大书院,订立《湘省学约》,阻挠学生参与维新运动。

 

 

维新运动失败后,他的门人苏舆编辑《翼教丛编》一书,集中攻击维新运动,歌颂王先谦有先见之明。

 

光绪二十六年(1900),唐才常的自立军事败。王先谦与叶德辉向湖南巡抚告密,捕杀党人百余名。党人非常仇恨王先谦,派刺客暗杀他,失败。

 

光绪二十七年(1901),王先谦拟定《工艺学堂章程》12条,对湖南近代职业技术教育事业的兴起产生相当的影响。光绪二十九年(1903),他参与创办湖南最早的师范学校——湖南师范馆,并出任第一任馆长。

 

这一年,他以革命思潮充塞书院,不再外出教书,居家著述。此时,他又吸取日本经验,关注小学教育,主张办贫民小学。为此,他捐银12250两,在长沙兴建简易小学堂18所。

 

宣统二年(1910),湖南灾荒,长沙爆发饥民抢米风潮,焚烧巡抚衙门。实际上,这场暴动是由王先谦、叶德辉、孔教宪等囤积居奇、妄图牟取暴利所激发的。事后,王先谦以“梗议义粜”,降五级调用。为此,王闿运曾写诗抨击他们说:“王家仁叶家义,并入当年《翼教篇》。”

 

 

王先谦受官府惩罚以后,竭力反对革命。宣统三年(1911),武昌起义后,他依据《周易》改名遯,避居平江三年,还回长沙。至民国6年(1917)病逝。

 

 

叶德辉在今长沙坡子街、小西门一带开设粮店、染坊、钱庄。他善于钻营,捞到湖南省教育会长、南区商团团总,乃至火后殿公所主事,自称“坐山虎”。

 

 

据李伯元《南亭笔记》,叶德辉有钱无势,刻意巴结王先谦。王先谦有势无钱,与叶德辉折节相交。于是,两人狼狈为奸,凡有所作为,叶氏出钱,王氏出力,湖南各界都怕了他们。据说,王、叶都是麻子(面孔有天花斑),人称“王麻子”、“叶麻子”。所以,在当时的一些日记中,有“王麻”、“叶麻”的记载。

 

王、叶二人喜欢干预地方事务,“揩油水”,“久住省垣,广通声气,凡同事者无不仰其鼻息,供其指使,一有拂意,则必设法排出之而后快。”

评价一个历史人物,一是看其对历史与人民的贡献,二是看其道德品行。管子奢侈骄暴,违反周礼等级制度,但是他协助齐桓公九合诸侯,维护了国际秩序与和平。因此,孔子褒美管子,许其“仁”。

 

像周敦颐、王船山,都是死后才获得哀荣的。周敦颐一辈子都是做芝麻小官,不得志,竟然在100多年后被追认为理学的创始人,配享孔庙吃生猪蹄子。尤其是王船山,死后沉寂了300多年,被推崇为启蒙思想家。又如陆九渊的“心学”,如果没有300多年后的王阳明“回应”,恐怕陆九渊早已淹没无闻了。

 

民国以前,清初“三大儒”位子上坐的是孙逢奇、李二曲、黄宗羲,一坐就是300多年。尤其是李二曲品学俱优,以死拒见康熙,名扬四海。而如今,学界标榜“民主启蒙”思想,孙逢奇、李二曲都退居二线了,把位子让给顾炎武、王船山。常言道:“狗眼看人低”。殊不知,“历史”最势利,看人更低!

 

怎么评价王先谦?真是“一言难尽”。况且王先谦才死去90年,现在评价他还为时过早。因此,一切还是留给后人去盖棺定论。

 

案:或许本人评价历史人物过于刻薄,但爱之甚切,也责之甚切。无非作茧自缚,以求化蝶飞舞获自由也。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