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湖湘新儒学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湘粤古道临武段极具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  

2008-11-25 19:2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湘粤古道临武段极具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 - 黄守愚 - 黄守愚的博客

黄守愚等人考察湘粤古道临武段



湘粤古道临武段极具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 - 黄守愚 - 黄守愚的博客

湘粤古道临武段极具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 - 黄守愚 - 黄守愚的博客

湘粤古道临武段极具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 - 黄守愚 - 黄守愚的博客

湘粤古道临武段极具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 - 黄守愚 - 黄守愚的博客

湘粤古道临武段极具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 - 黄守愚 - 黄守愚的博客

  
  
  湘粤古道临武段极具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
  
  黄守愚  综合整理
  
  近日,湖南省湖湘文化研究会、郴州市文史考察队和郴州市户外旅行家俱乐部等对该县境内的湘粤古道进行了考察,重点考察了秀岩宋元明清摩崖石刻群和渡头古城遗址。专家学者一致认为该段古道极具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
  目前学术界认为,湘粤古道临武段是西京古道组成部分,开凿于东汉建武二年(26),并经历代重修,北起于古都长安城,南可达广东徐闻县并连接海上商船,其中古道临武境内有近百公里,从广东连州星子墟过大路边、荒堂坪进入湘粤边界茅结岭,经九泽水、土桥、曾家、高安水、黄家塘、秀岩,越沙市、邝家,抵临武县城,经县城过花塘、香花铺,转镇南铺、十字铺、月华铺,沿临桂古驿道进入桂阳。
  在考察临武段古道时,只见古道为青石板铺砌,湮没在秋季的金黄杂草之间,而路面宽5尺,沿途可偶现古城、碉楼、凉亭、路碑、邮亭、驿站等遗址,最为难得的是,临武段古道边除有至今保存完整的秀岩米芾题字外,秀岩石壁深处宋元明清石刻群依稀可辨。专家们发现有落款为南宋“宝庆三年”和元“至元元年”的石刻题记。
  在临武县汾市乡段湘粤古道上,有渡头古城遗址。它位于临武县汾市乡渡头村武水河南岸,雷公岭半坡间,古城址呈长方形台阶式分五层,全长260米,宽110米,夯土城墙残高1—7米,头层城墙东南角有夯土圆形土台一处,东南西向城墙下有护城河遗址半周,东南长130米,宽15米,西南长160米,宽10米,城址总面积28000平方米。渡头古城址周围方圆数里,汉代文物古迹众多,地表到处裸露有古陶片。可能是当时汉王朝与南越国边境上的军事战略要地。县志、文献史料对此均无任何文字记载,这或许能揭开秦汉时期中原王朝与南越之间的一些未解之谜。
  黄守愚、肖落落认为,武水系珠江流域北江水系一级支流,发源于临武县三峰岭,经宜章县的罗家渡流入广东省,在广东省韶关市与浈水汇合后始称北江,是秦汉时期湖南郴州通往广东的水上交通要道之一,故称武水道。此道自广州出发,直接沿北江经韶关,再循北江支流武水达宜章,越骑田岭而至郴州。此道虽然便利,但行舟十分危险,险象横生,东汉卫飒在建武二年(26)修湘粤古道500里,开辟通往南方的官道。《后汉书?卫飒传》:“先是,含洭、浈阳、曲江三县,越之故地,武帝平之,内属桂阳。民居深山,滨溪谷,习其风土,不出田租。去郡远者,或且千里。吏事往来,辄发民乘船,名曰“传役”。每一吏出,徭及数家,百姓苦之。飒乃凿山通道五百余里,列亭传,置邮驿。于是役省劳息,奸吏杜绝。流民稍还,渐成聚邑,使输租赋,同之平民。”屈大均《广东新语》卷二:“当时东岭未开(即大庾岭),入粤者多由此二道。即使南安(大庾岭道)有守,而精骑间道从郴、桂(即郴州、桂阳)直趋,可以径薄韶阳,横断南北也。” 可见,在提高行政治理效能、军事等方面,武水道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此,桂阳太守卫飒可能整治过湖南宜章以下沿武水经乐昌抵曲江的航道。
  武水河还承担着经济运输的作用。阮元《广东通志?金石略二》收录的《神汉桂阳太守周府君功勋之纪铭》碑,记述了桂阳郡守周憬主持整治武永乐昌峡六泷航道的情况:“乃令良吏,将帅壮夫,排颓盘石,投之寥壑,夷高填下,凿截回曲,弼水之邪性,顺导其经脉”。 又云:“郡(指桂阳郡)又与南海(郡)接比,商旅所臻,自瀑亭至于曲江,一由此水,……其成败也,非徒丧宝玩,陨珍奇,汗珠贝,流象犀也。……(经整治后)小溪平直,大道允通,抱布贸丝,交易而至。”
  秦始皇、汉武帝出兵征讨南越都须经过临武,此军道后来演变为官道。东汉建初八年(83),郑弘依据前代旧路整治零陵、桂阳道。《后汉书》《郑弘传》:“建初八年,(弘)代郑众为大司农。旧交趾七郡贡献转运,皆从东冶(今福州),泛海而至,风波艰阻,沉溺相系。弘奏开零陵、桂阳峤道,于是夷通,至今遂为常路。”学术界一般认为这是指骑田岭直到临武县的峤道,即零陵至郴州的官道。但邓端本认为应是两条不同的通道,双方各自代表不同的物资流向,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据传东汉伏波将军马援曾在武水流域的临武县驻军,并由此南征交趾。唐宋文化名人譬如韩愈、秦观、黄庭坚等人都走这一官道南下的。宋代以下,湘粤古道既为官道,也为商道。因此,临武县境内的湘粤古道具有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
  曹辉认为,西京古道是连接中原文化与珠江文化、古代文化与当代文化的纽带,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西京古道是一条加强中央集权统治的官道,是一条勾通南北农业生产信息和民间交流的民道,是一条加强南北商贾往来、沟通海陆丝绸路的商道,是一条激发文人骚客灵感、孕育文化艺术的文道,是一条勾通南北禅宗、传播禅学文化和道教文化的福道。临武县境内的西京古道百公里,但大多已被人为破坏,不少路段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临武境内至今还保存着四十多公里,当中不但有宽广的古石道原汁原味,古凉亭众多,而且古桥、古寺、古村、古埠、古树与古风相得益彰,形成了一道亮丽的人文风景线,应加以保护和修缮,以发挥西京古道这以历史文化瑰宝的重大作用,为临武古邑新一轮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黄守愚认为,“西京古道”难以描述目前的古道。在唐代,“西京”是指长安(今西安),“东京”则是指洛阳。李白《灞陵行送别》:“送君灞陵亭,灞水流浩浩。上有无花之古树,下有伤心之春草。我向秦人问路歧,云是王粲南登之古道。古道连绵走西京,紫阙落日浮云生。正当今夕断肠处,骊歌愁绝不忍听。”而史书明确记载湘粤古道是汉代修筑的,用以连接中原与南方。汉代西安不称作“西京”,因此整个古道难以使用唐代的“西京”冠名。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