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湖湘新儒学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三流思想家王船山两百年后成大师  

2009-03-26 19:0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船山虽然早年也在南明朝廷当过官,但他不过是一个小角色。失意之余,归家隐居,观望动态,最后老死山里。一辈子的行迹,北不过湖北,东不过江西,南不过两广、云南,西不过贵州,晚年蛰居衡阳,以宿学老儒的身份教书维持生计。除了青年时期刊刻一本失传的诗集外,他一生没将自己的任何著作付诸剞劂。尽管其死后有门徒、子孙为之延誉,然也不过场面上的客气话,多是鼓励后人读书而已。

王船山死去两百年年后才享哀荣,忽然被一班湖南人抬举起来,成为一代大师级的人物。先是邓显鹤刻《船山遗书》,之后是曾国藩、曾国荃兄弟。清代世风崇尚刻书以追求不朽,有钱人不是买妾就是刻书。邓显鹤科场失意,就搜罗乡邦文献,以建构湖南人的文化自信心。其听说衡阳有一老儒王船山,两百年来几乎无人知道他的名声,于是相约几个同道刊刻了少量《船山遗书》送人。此后,曾国藩、曾国荃兄弟平定太平军发迹,在南京又刻了金陵版的《船山遗书》。

因为有这些名人的抬举,王船山开始为人注意。清末反清思潮涌起,而王船山一生要反清复明,心中痛恨满清的思想大部分写入了其著作中,所以他反清的思想迎合了当时社会暗流。譬如章太炎、熊十力等人,都受到过王船山的影响。

就我个人而言,满清固然是夷狄,不合华夏正统,但明朝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极端腐败的烂摊子而已。反清当然没错,复明就不很对了。应该说,复华夏正统才是对的。

今岳麓书社出版的《船山全书》,收入了目前所发现的王船山的全部著作,共十六册。王船山是一个儒家,但他对佛教、道教也有一些研究。虽然《相宗络索》写得非常粗糙,错误百出,但也懂一点佛学。而《愚古词》写的就是王船山修炼道教内丹的内容。

王闿运指责王船山文辞不雅训,气韵不生动,章太炎指责王船山“不识字”,都有依据与道理。其实,《四库全书》总目对所收王船山的几本考据性著作评价不高,大意说某些方面虽有私人新见,然粗醇驳杂,优劣互见。其书又无端枝蔓,见识低劣。今天看来,王船山一半的著作是考据性的,譬如《周易稗疏》、《考异》、《尚书稗疏》、《诗稗疏》、《春秋稗疏》等,却全是不能入流的货色。 如《说文广义》一书,几无新见,浅薄无知,尚不知如何读《说文》!如此而言,王船山的考据学尚不能入流,还谈不上是三流学者。

一般人说王船山不是考据学家,是哲学家,以思想确立其思想家的地位。王船山不敢越朱熹半步,几乎全尊朱熹,大骂王阳明,旋踵在朱熹屁股后面,这算什么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我觉得王船山不及李贽百分之一的高明。而王船山视王阳明为异端,但又吸收了王阳明及其门人的部分思想,还受到民间世俗思想的侵染,谈何思想的纯洁、个人的创见?譬如人死后全归于天一说,是王船山受了明代民间善书的影响。虽然推尊张载,表彰气学,也不过为人做注脚,被人牵着鼻子走,不算好汉,更不算高明。站在高人的肩膀上,固然可以发现一些问题,但那又算什么伟大呢?

王船山思想驳杂,拾前人牙慧而受到某些启发,有一些新的个人独见,也并非高明之处。譬如他在文章中提到过“虚君”,萧萐父、许苏民认为是君主立宪思想,殊不知,那个时代,王船山是不可能有西方的“君主立宪”的思想,这完全是以今释古,似乎船山思想还是医治今世疾病的良药,实际上是给王船山脸上贴金。因为明末有党祸,王船山是反社党的,怎么会主张“君主立宪”制度呢?

我个人而言,王船山考据学不能入流,思想上不过是张载、朱熹、王阳明、世俗思想的跟班而已,顶多是三流思想家,谈不上什么伟大。今天,我们把王船山抬举为明末清初三大儒,实在是有意篡改历史真相。王船山在世的时候,除了对他周围的人有所熏染外,对外界毫无任何影响可言。对近代史产生重大影响,还是邓显鹤、曾国藩、曾国荃等人刊刻《船山遗书》以后的事情。郭嵩焘等人,先是祭祀王船山,之后又请清廷从祀孔庙。而反清反帝制求民主思潮的涌动,王船山的某些著作譬如《黄书》、《噩梦》、《读通鉴论》、《宋论》,成为了当时那些革命党人思想武器。

因乡邦情结的缘故,王船山忽然变成一流大师级思想家,比起死诸葛吓走生仲达来说,更享哀荣。禅宗的六祖慧能、周敦颐、王船山,三个人都是死后成为大师级人物的。我想,这人啊,想“不朽”(儒家三不朽,立功立德立言),还自己不能主宰。不知多少大人物生前风风光光,死后一文不值,尽管有的人也有著述流传于世,也还是在历史上暗淡无光,许多人更是消逝得无影无踪。

历史太长,值得记载的东西太多。即使你无比伟大,在历史长河里,你也只是沧海一栗,算不上什么东西。李东阳、张居正都是明代显赫一时的首辅大臣,今天他们永远也比不上山里隐居的王船山了。

我觉得人很势利,历史更势利。写历史书的规则是这么的,大人物可以写一章,小人物则合写一章或一小节。即使你生前无比伟大,是大人物,但你死后变成小人物,历史会不屑于记载你一笔。朱熹生前很不得志,被列为“禁党”,是罪人,死后被列为官方思想家,于是成为大师。而当年,朱熹跑到长沙与张南轩会讲,除了求学外,还有想攀关系的嫌疑。那张南轩没官方的抬举,也就没变成朱熹这样的大师。

孟子在世游说诸侯很失败,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意思是他的思想要五百年后才能显现灵光,受到统治者的重用。果真如此,唐朝的韩愈抬举他一下,就真的成为了与孔子并列的圣人,号称“亚圣”。像禅宗来到中国之后,有三派,最弱小最没势力的一派是慧能那一枝。另外两派在当年显赫一时,肯定有大师级的领袖人物,但被历史书写者有意地遮蔽了。而慧能,本只是一个小和尚,因为弟子多,被后世的徒弟们抬举为祖师。实际上,就是名利在驱动徒弟们把慧能抬举为祖师的。

我由此想起王船山来,邓显鹤、曾国藩时代的湖南,没什么文化自信心。为了抬高湖南的文化地位,提升自己的身价,增强文化自信心,抬举出王船山来就了必要。像现在教科书上的清初三大儒,即顾炎武、黄宗羲、王船山,无非是讲述他们有民主启蒙思想之类,对今天的人们有教化意义。现实社会的人极为势利,你对今天没恩泽可言,就毫无被利用价值,恐怕你就没吃冷猪肉的哀荣,被今人无情地忘记! 譬如传说中的关羽有忠义,由此受尽后世的供养,熏尽人间香火。

想起王船山,谁有孟子“五百年必有王者兴”的自信呢?忽然又想起曾国藩临死前对郭嵩焘、吴敏树说一句话:“不信书,信运气,公之言,告万世。”我是一言难尽,悲哉!悲哉!

 

 

黄守愚于阕一庐

岁次己丑序属仲春时维二月

西元2009年3月26日下午7点

  评论这张
 
阅读(16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