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中国豕神族群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没证据支持屈原水死湖南汨罗江  

2009-05-25 15:4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证据支持屈原水死湖南汨罗江

——汉寿、临湘并非屈原出生地

 

 

2007年,我曾写过《屈原从来没有来过湖南》一文,未能足以发挥我的观点。近日,看到有人胡说屈原的家乡在汉寿,翻看日历,才知道端午节即将来临。《易》曰:“密云不雨,自我西郊。”阴霾堆积,一场屈原生、死地争夺战的硝烟已弥漫在神州大地上空。今日,特地再次重申这几个问题以正视听。研究历史文化,切忌曲学阿世,为政治利益、经济利益、地域观念所囿,随心所欲地歪曲历史真相,以达到某些目的。

屈原其人其事,虽然汉代及其以下的文献记载屈原是楚国重臣、外交官,但到目前为止,不见先秦《楚辞》之外的文献,也不见已出土帛简。贾谊来到长沙,宣称听说有屈原一事,作《吊屈原赋》而自我标榜。究竟是贾谊捏造的,还是果真为道听途说获得的?今人也不得而知了。贾谊及其后的司马迁、刘向等人的证据不能作为屈原来过湖南的证据。研究历史,必须有在场的铁证,一切只看证据。一分证据说一分话,三分证据说三分话,没有证据就不能说话。

有人以在汉寿、德山、溆浦等地考古发掘出大量楚墓来证明其观点,貌似证据确凿。实际,这些材料根本就无法作为合法证据使用。

 

一.屈原不可能出生于汉寿或临湘

   

湖南文理学院陈致远教授认为,屈原《涉江》“朝发枉渚兮,夕宿辰阳”中的“枉渚”在常德德山脚下、“辰阳”为汉寿。此说毫无可靠证据。

东汉王逸《楚辞章句》云:“枉渚,地名。辰阳,亦地名也。言己乃从枉渚宿辰阳,自伤去国日己远也。或曰:枉,曲也;渚,止也。辰,时也;阳,明也。言已将去枉曲之俗,而趋时明之乡也。”可见,王逸及其之前的学者也没人认为“枉渚”在常德德山脚下、“辰阳”为汉寿。陈致远教授举证“枉渚”在常德德山脚下,所用史料都是唐宋时期的史料,难以用来考证先秦的地望。自战国时期至唐宋,其间有一千余年,必须一一考证出“枉渚”地望的连续性。陈致远教授犯了以唐宋释先秦的考证大忌,除非找到楚国时期的史料,否则无法支撑其观点。

而“辰阳”为汉寿一说,陈致远教授也同样犯了“以后释前”的忌讳,用宋、明、清时期的文献记载来证明“辰阳”即汉寿。宋、明、清时期的文献,何以能证明一千多年前的事情呢?其合法、合理性在哪里?

今人以今日汉寿境内许多与屈原有关的史迹与传说来证明屈原故里在汉寿,更是无稽之谈。这些史迹与传说都只是后人穿凿附会的结果,并非屈原在世的时候留下的证据,当然不能作为屈原诞生于汉寿的证据。

汉寿在西汉时称作“索县”。东汉阳嘉三年(134)改索县为汉寿县。三国吴改汉寿为吴寿,赤乌十一年(248),拆吴寿县置龙阳县。据《宋史》卷八十八《地理志》云:“龙阳,中。大观中改辰阳。绍兴三年复旧。”可见,在宋代曾一度将“龙阳”改名为“辰阳”。民国元年(1912),更名汉寿县。

当然,说“辰阳”即辰溪,也无文献与考据证据支持。西汉高祖二年(前205)始置辰陵县,五年易名为辰阳县。王莽建国元年(9)改名会真县,东汉复名为辰阳县。梁天监十年(511)更名建昌县,陈太建七年(575)再复名辰阳县。隋开皇九年(589)更名辰溪县,沿袭至今。

至于周笃文先生屈原出生于湖南临湘县一说,更是无稽之谈,毫无可靠根据,不足置评。

 

二.《楚辞》“溆浦”并非今日湖南溆浦县

 

屈原《涉江》云:“入溆浦余邅迴兮,迷不知吾所如;深林杳以冥冥兮,乃猿狖之所居。山高峻以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霰雪纷其无垠兮,云霏霏而承宇。哀吾生之无乐兮,幽独处乎山中。”王逸作注,解释“溆浦”即水名,并未说就是今日湖南溆浦县,而后人穿凿附会,硬是说二者实一。

据文献记载,“溆浦”实为水边或水名。《文选》的注:“溆,亦浦类。”什么是“浦”,《说文·水部》说:“浦,水濒也。”即水边的意思。而据《玉篇》说:“浦,水源枝注江海边曰浦。”即江河与支流的汇合处。《说文新附·水部》:“溆,水浦也。”古代诗词中也常用溆浦表示水边。譬如谢灵运《过瞿溪山饭僧》:“迎旭凌绝嶝,暎泫归溆浦。”陆倕《思田赋》:“出郭门而东鹜,入溆浦而南回。”(《艺文类聚》卷三六引)杨炯《青苔赋》:“桂舟横兮兰枻触,浦溆邅回兮心断续。”王维《三月三日曲江侍宴应制》:“画旗摇浦溆,春服满汀洲。”杜甫《戏题画山水图歌》:“舟人渔子入浦溆,山木尽亚洪涛风。”王安石《雨花台》:“新霜浦溆绵绵浄,薄晚林峦往往青。”诸如此类,胪不胜举。

朱熹《楚辞集注》云:“溆浦亦地名。”之后,清代朱珔《文选集释》称,《涉江》中“溆浦”即今日湖南溆浦县。其后,附骥尾者甚众。

查史书,唐武德五年(622)析辰溪县置溆浦县。得名源于溆水。  今日湖南“溆浦”之“溆水”,古称“序水”。《汉书·地理志》:“义陵,鄜梁山,序水所出,西入沅。”这是较早的正史记载。在《水经注》中,“溆水”称作“序溪”。《水经注·沅水》:“沅水又东,滏水注之,水南出扶阳之山,北流会于沅。沅水又东与序溪合,水出义陵郡义陵县鹿阝梁山,西北流迳义陵县,王莽之建平县也,治序溪。其城,刘备之秭归,马良出五溪,绥抚蛮夷,良率诸蛮所筑也。所治序溪,最为沃壤,良田数百顷,特宜稻,修作无废。又西北入于沅。沅水又东,合柱水,水导源柱溪,北流注沅。”

隋唐时期的溆浦县是不能当做我先秦时期屈原《涉江》中的“溆浦”。除非有屈原在世时期的史料证据,才能证明今日湖南溆浦就是屈原《涉江》中的“溆浦”,但到目前为止,尚未能找到相关证据。莫非屈原有未卜先知的本领,在一千年之前给今日溆浦县命名?因此,我认为今日溆浦县并非《楚辞》中的“溆浦”。

 

 

三.屈原死在汨罗没证据

 

 

传说屈原在五月初五怀石自沉于汨罗江。但到目前为止,尚无证据支持屈原死在湖南汨罗一说。

《楚辞·离骚》:“虽不周於今之人兮,依彭咸之遗则。”其终云:“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王逸注:“彭咸,殷贤大夫,谏其君,不听自投水而死。”又曰:“言时世之君无道,不足与共行美德,施善政者,故我将自沉汨渊,从彭咸而居处也。” 《九章·惜往日》:“临沅湘之玄渊兮,遂自忍而沈流。”又曰:“不毕辞以赴渊兮,惜壅君之不识。”洪兴祖补注:“按屈原死于顷、襄之世,当怀王时作《离骚》,已云:‘愿依彭咸之遗则’,又曰:‘吾将从彭咸之所居。’盖其志先定,非一时忿怼而自沉也。”《九章·怀沙》:“知死之不让,愿勿爱兮,明告君子,吾将以为类兮。”王逸注:“言己将执忠死节,故以此明白告诸君子,宜以我为法度。”《九章·悲回风》:“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望大河之洲渚兮,悲申徒之抗迹。” 《楚辞·渔父》:“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种种证据表明,屈原顶多表示要水死而已,并未表示欲死在湖南汨罗江。

倒是汉代贾谊、太史公、王逸皆谓屈原水死汨罗。贾谊谪居长沙时,愤闷而忧郁乃作《吊屈原赋》以自解:“侧闻屈原兮,自沉汨罗。”《史记·屈原列传》:“于是怀石遂自沉汨罗以死。”王逸《离骚经章句》:“(屈原)不忍清白久居浊世,遂赴汨渊自沉而死。”但是,贾谊、太史公、王逸等人的说法不能作为屈原死在汨罗江的证据,必须要有屈原生前、死后的证据。而到目前为止,这些证据仍然一无所获。

此外,河南信阳古有罗山县,有罗水注入淮水。在春秋时期,汉源有“罗”,淮源有“罗”,汝源有“罗”,长江以北称作“罗”的地名非常多,并非只有湖南岳阳有“罗”。何以证明屈原偏偏在湖南的汨罗江怀石自沉呢?还有一个简单的问题,是谁看见屈原水死?谁能证明水死者为屈原?证据在哪里?到目前为止,尚未一个证据能证明屈原确实水死。至于贾谊、司马迁等人说法,距秦已一百余年,不足为信,不能采用为合法证据。要证明屈原水死或者在汨罗江跳水自杀,必须有屈原水死前后的相关证据。

 

 

黄守愚匆草于阙一庐

己丑五月初二

西元5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577)| 评论(4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