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湖湘新儒学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红色太阳崇拜也起源于月经信仰  

2009-10-11 13:30: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色太阳崇拜也起源于月经信仰

——再论红色崇拜起源于月经信仰说

 

黄守愚追根溯源论中国文化之一

 

这个世界是女人用创造的,不是什么男人。在中国文化中,女人用月经开天辟地,男人怎么会有地位呢?

上次写完“东方文化中的红色崇拜起源于月经信仰”,有许多问题没有一一提及,譬如邹衍的五德终始说,今天再补充说几点,也估计将来还需要补充的。

《礼记》说,夏朝尚黑,商朝尚白,周朝尚赤。《礼记·檀弓上》:“夏后氏尚黑;大事敛用昏,戎事乘骊,牲用玄。殷人尚白;大事敛用日中,戎事乘翰,牲用白。周人尚赤;大事敛用日出,戎事乘騵,牲用騂。”目前考古上还没有找到证据夏朝尚黑,但是商朝尚白已经在甲骨文里找到不少证据,譬如商朝用白色的猪祭祀先公先妣,黑猪祭祀先妣。周朝尚赤,书上讲得最多,譬如《吕氏春秋·有始览·应同》:“及文王之时,天先见火,赤乌衔丹书集于周社。文王曰:火气胜。火气胜,故其色尚赤,其事则火。” 后来秦始皇统一中国,宣称秦朝是水德,水克火而继承天运。到唐朝,武则天称帝后,建国号“周”,天下尚赤,全国一片红。陈寅恪为何要写论文论武则天呢?武则天是借助外来的佛教登上帝位的,号称什么弥勒佛出世,世界会一片光明。于是还冒出什么《老子化胡经》争夺政治话语霸权。似乎与陈寅恪写唐高祖称臣突厥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多次与山东琉璃锺先生谈到,一流史学大师会有一种屈原似的“发愤抒情”,譬如司马迁与陈寅恪。像钱钟书,只能算是博学通人,就其处世而言,借用梁漱溟评价冯友兰的话,钱钟书是道家似的人物,绝对称不上“大师”的,大师之大,乃是人品之大,非学问之大。大学时代,我只读过陈寅恪的《金明馆从稿初编》,记得陈寅恪说神秀与六祖慧能得偈子“菩提树”用典有问题,当时颇感惊讶,一个看似很简单的问题,从来没有去思考,竟然还有如此的问题。然而我的兴趣在先秦思想史,所以后来没有再读陈寅恪的书了。直到2006年才有机会翻读陈寅恪的书,知道了有一句“著书惟剩颂红妆”。套用陈寅恪的话,我是“著书惟剩颂月经”了。

研究天文学史的人都知道,刘尧汉先生提出彝族有“月经历法”,即依据月经与月亮变化周期来制定的历法。《丽江地区民族志》(2001年版):“月经历法:宁蒗彝区尚残存一种1年为13个月,l个月为28天的历法(其置闰的办法尚不详)。此种历法是以妇女的月经为周期的,故称“月经历法”或“人体历法”。它起源于原始时代彝族的宇宙观或自然观,即天体是人体的扩大,人体是天体的浓缩,人体同于天体。后来,随着人类对天体认识和天象观测的不断深人及星座概念的形成,月经历法1个月为28天便与二十八宿相互对应起来,且赋予星占意义,为人们生产生活所普遍运用。”

天文学是最早建立起来的学科,原始人很早就懂得了天文学。恩格斯《自然辩证法》说:“首先是天文学——游牧民族和农业民族为了定季节,就已经绝对需要它。”顾炎武还在《日知录》里说:“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农夫之辞也;三星在天,妇人之语也;月离于毕,戍卒之作也;龙尾伏晨,儿童之谣也。后世文人学士,有问之而茫然不知者矣。”若历法,则古人不及近代之密。《易经》上说,“远取诸物,近取诸身”,人家道士道破炼丹的玄机说:“有人若问修身事,遥看天边月一轮。”

远古时期的先民对日月星辰的观测及对人体自身的认识,与神话及生殖崇拜相连。我曾断言:人类文明史就是神话史、巫术史。一切都是神话,一切都是巫术。月经信仰有月经神话来证明它是不证自明不言而喻的真理,譬如说洪水创世神话就是月经神话。据伏羲女娲神话,发生洪水之后,他们躲入“葫芦”(子宫)得以保全生命,逃出来后只好兄妹为婚繁衍人类。这一点,我在《洪水创世神话、泰古哲学与生殖崇拜》一文已有论说,该文曾获得湖南省第四届“挑战杯”大学生课外学术论文竞赛三等奖,后来收入拙作《生殖崇拜与中国青铜时代》之中。

上古神话中,有“烛阴”,它是月经神,人面,蛇身,一身红色,开天辟地,创造人类。《楚辞·天问》:“西北辟启,何气通焉?日安不到,烛龙何照?”又《大招》:“北有寒山,逴龙赦只。”《山海经·大荒经》:“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谓烛龙。”又《海外经》:“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眠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晵之东,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钟山下。”

著名学者龚维英《原始崇拜纲要》认为,“烛阴”其本来面目应是男根,由男性生殖器蜕变而来,其产生晚于女阴崇拜时代。但是,我并不赞同此说。“烛阴”是脱胎于立杆测影的月经神话表达。

著名学者袁珂认为“烛阴”为开辟神,氏著《山海经校注》把烛龙与开天辟地的盘古等同起来,并说:“说者谓此神当即是原始的开辟神,征于任昉《述异记》:‘先儒说:盘古氏泣为江河,气为风,声为雷,目瞳为电。古说:盘古氏喜为晴,怒为阴。’《广博物志卷九引《五运历年纪》:‘盘古之君,龙首蛇身,嘘为风雨,吹为雷电,开目为昼,闭目为夜。’信然。盘古盖后来传说之开辟神也。”

袁珂的结论已经接近真理,而俞正燮烛阴太阳说、姜亮夫烛阴火烛说,则很显然难以成立。

周人崇拜月亮,并且文献记载的周人先祖之名(谥号)都以月相之名。这个已经有学者做了论证,我就不必赘述。中秋节赏月,周人还要“龠豳颂,击土鼓”。《周礼·籥章》:“掌土鼓、豳籥。中春昼,击土鼓,龠豳诗,以逆暑。中秋夜迎寒,亦如之。凡国祈年于田祖,龠豳雅,击土鼓,以乐田畯。国祭蜡,则龠豳颂,击土鼓,以息老物。”古

太阳就是月经,太阳神话也是月经神话,商朝人就崇拜太阳。商人的先祖之名(谥号)都以十天干命名,究竟为什么是这样,今天难以考证了。但商人崇拜太阳,作为月经信仰是不容置疑的。

在不少民族与文献史料中,日月是姐妹,不是夫妻关系。直到男权社会占统治地位,太阳才成为男性。太阳作为月经演变为男性后,成为“太阳”,不再是“太阴”,因而其月经信仰的涵义被遮蔽。

 

在《山海经》神话系统中,最高天神为帝俊,帝俊有两个妻子,一个是羲和,另一个是常羲,羲和生十日,常羲则生十二月。《山海经·大荒南经》:“东南海之外, 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 。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浴日於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山海经·大荒西经》:“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

所以《世本》说黄帝为了制定历法,让“羲和占日,常仪占月”。

日月崇拜可以追溯到史前文化,考古发掘中的日月崇拜器物与符号屡见不鲜,我就不一一援引。

太阳是红色的,正是月经之色,有生生不息的意思。民间形容兴旺,称作“红火”,譬如某某商场生意“红火”。太阳又称作“日”,在民间,“日”还是交媾的意思。

我还要说到两个汉字,一个是“和”,一个是“义”。“和”的正体字是“龢”,“龠”是表示音乐、迷狂、淫乐,“禾”表示月经、女阴、交媾,因此“和”的本义应该为月经、女阴、交媾。“义”的正体字是“義”,与“羲”、“我”、“仪”同音,也是月经、女阴、交媾的意思。真的是巧合,人家“义和团”的取名,还暗契中国古老的月经信仰!《庄子》一书有“豨韦氏”开天辟地,指的是有月经的母猪创造世界。只是母猪没有月经,但母猪怀孕期间会不断流血出来,估计是先民的巫术思维会认为母猪也有月经,

汉民族认为红色是正义的,应该根源于月经信仰的这个“义”字。月经神灵应该与女性祖先神合二为一。月经神灵是正义的,善的,是本民族的保护神,像母亲一样会爱戴自己的子民。何况在母系社会,人们都知其母不知其父。在母系社会,只有女性生殖崇拜,没有男性生殖崇拜,一切都是女性生殖崇拜的天下,当然太阳崇拜与月亮崇拜都会是月经信仰。

说到日月崇拜,这是全世界普遍的文化现象。以前,台湾的杜而未先生认为一切都是月亮崇拜,而大陆的何新又独表太阳崇拜,他们都是“偏见”,我早在拙作《生殖崇拜与中国青铜时代》一书中说了,日月崇拜都是女性生殖崇拜,都是月经信仰(崇拜)。

还有许多问题没来得及论说,只有等到将来去说吧。写通俗性的文章,比做严谨的学术考证要麻烦,文言文似乎能够做到更好地表达中国文化。

 

黄守愚于阙一庐

己丑八月廿三日中午匆忙草撰

西元2009年10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90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