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湖湘新儒学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东方文化中的红色崇拜起源于月经信仰  

2009-10-09 19:40: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方文化中的红色崇拜起源于月经信仰
  
  ——黄守愚追根溯源论中国文化之一
  
  在中国、印度、尼泊尔、东南亚,人们对红色的偏爱已经超出了国界,成为最能代表这些地区的文化与精神的象征符号,具有“东方文化”的普遍性。在中国民俗文化中,红色是正义的,吉祥的,喜庆的,譬如新婚用红嫁衣、红盖头、红蜡烛、戴红花。传统节日与仪式也红色相连,譬如除夕、春节、元宵、端午和重阳等,过年贴红对联,放红鞭炮,发红包,挂红布,挂红灯笼,等等。在传统风俗习惯与禁忌中,红色是最时常使用的色彩,修建房屋上梁时要挂红,门店开张要挂红,赔礼道歉也要挂红,等等。红色还能辟邪,民间流行佩戴红色饰物或穿着红色衣服以趋吉避凶,消灾免祸。
  我认为,这些地区的红色崇拜起源于月经信仰,是一种生殖崇拜。生殖崇拜曾是遍及世界的一种文化信仰,黑格尔认为重视生殖是东方文化的重要特征。他说:“东方所强调和崇敬的往往是自然界普遍的生命力,不是思想意识的精神性和威力,而是生殖方面的创造力。”黑格尔是一个看懂了东方文化的西方学者。
  古老的先民很早发现了月经周期与月亮圆缺变化周期的相似关系,二者周期一般28天左右,故《黄帝内经》称月经“三旬一下”。一般认为,女性月经在新月的时候来潮,在满月的时候排卵。相反,非人类动物的月经周期与月亮没有什么关系,比如小鼠5天,豚鼠11天,绵羊16至17天,牛21天,猕猴 24至26天,狐猴29天,黑猩猩37天。月亮肯定与月经有关,但在当今,妇女从事夜间工作或者夜生活无节制,夜间并不唯一接受月亮的光照,所以大多月经不调。
  妇女一般十四岁后才会有月经初潮,有了月经才能生育,绝经后便失去生育能力,因此先民认为月经是生命之源。月经又称作天癸,但古人又认为 “天癸”是促进人体生长、发育和生殖机能,维持妇女月经和胎孕所必需的物质,是元阴元气。《黄帝内经?素问?上古天真论》:“女子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李时珍《本草纲目》说:“其血上应太阴(月亮),下应海潮。月有盈亏,潮有朝夕,月事一月一行,与之相符,故谓之月水、月信、月经。经者,常候也。”
  月经又称作月事、月水、月信、信水,是一种“水”。在老子《道德经》中,“道”就是巨大的女阴“玄牝”,同时也是“谷”、“水”。《老子?六章》:“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玄”,我曾依据《楚辞章句》,训释为“水”。《管子》一书还认为,水是一切的根源,连治国也 “其枢在水”。《管子?水地》:“水者何也,万物之本原也,诸生之宗室也,美恶贤不肖愚俊之所产也。”记得读大学的时候,我看到一篇现在忘记篇名与作者名字的论文,说管子是中国第一个哲学家,理由是古希腊第一个哲学家、米利都学派创始人泰利斯也提出过,水是万物的本原,万物皆从水中产生,最后又复归于水。这种逻辑推理非常荒谬,古希腊第一个哲学家泰利斯与《管子?水地》都提出相似观点,并不能证明“管子”就是中国第一个哲学家。管子是不是《管子?水地》的作者呢?连基本的史料真伪问题都不去做辨析,抱着阿Q看见人家身上有虱子自己也一定要捉出一个来的心态做学问,大多是信口雌黄的,只能算作是换口饭吃而已。
  我读大学时连续发表四篇论述“月经与水”为主题的论文,到了大三时,一篇讲“洪水创世神话”的论文还获得什么大学生课外学术论文的奖。我至今还记得,一天遇到教古代文学的张传良教授,他对我说:“你是不错的,找到了一个好主题,可以无限延展,譬如说人来到这世界有羊水,神话有洪水,贾谊来到长沙非常怕水,就抱怨太潮湿了。”老先生还是比较传统,不敢当众说到“月经”。一次,教古代文学的梁教授上大课,忽然说到屈原“越经不行了”,顿时100多个学生哈哈大笑,我当时在看书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只有我一个人没有笑,便交头接耳一问才知道是这么一回事情。事后又觉得实在不值得一笑,也许我读书多了便习以为常,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生活在北京周口店的山顶洞人,距今3万年左右。考古人员在那里发现有染红的石珠和鱼骨,墓葬处的遗体周围也撒有赤铁矿粉。不管怎么样,这表明山顶洞人已有原始宗教的观点。而我认为这是月经信仰。
  月经信仰属于生殖崇拜。在先民看来,月经是非常神圣的,并非像弗雷泽在《金枝》中说的被认为“不洁”。月经是一种神灵,是元气元阴,是一切的根源,象征正义、天命、善。月经涵有一种最大的神秘力量,生生不息,永远不死,还可以发生转移,并受到全社会的崇拜,月经神灵还是本民族的保护神。在女性祖先崇拜中,像女娲一样的女性祖先神——生殖宗祖神有神秘的最大的生殖力,保证本民族永远生生不息,不会被外敌消灭,永远保护本民族。到后世,男性生殖宗祖神占据统治地位,女娲的地位就被黄帝、伏羲之类的人物霸占。
  鉴于月经有一种最大的神秘力量,因而在巫术、炼丹、厌镇等方面,便需要用到月经或染有月经的物品来法宝。尤其是妇女初潮来的第一次月经对炼丹最有作用,其次是处女月经。据《本草纲目》记载,月经又称作红铅(读音为元),处女初潮的月经,谓之“先天红铅”。在明朝,皇帝迷信丹药,用“先天红铅”搅拌药粉配制成长生不老药。
  在道教女丹修炼中,月经又称作“龙”或“赤龙”。“龙”的本义是处于孕育状态的生殖力量,以此比喻月经,也恰当不过。“斩赤龙”,就是不再来月经。
  自古以来,月经常用来当做克敌制胜的神物,在打仗的时候,用月经染红军旗——红旗,或者用月经污秽对方的武器,那么就可以战败敌对方。在《封神榜》等小说中,女性经血及行经用过的物品是破法术的最好武器。在清末的义和团运动中,月经被认为是打败八国联军的法宝,义和团的拳民们从全城搜集到无数染有月经的布条,挂在北京的城墙上,到处是一片红艳艳,认为能叫攻城的大炮哑火。
  因为月经有如此的神秘力量,逐渐形成了月经崇拜与月经恐怖及月经禁忌。不少原始部落中,夫妇一旦来月经就会被隔离,禁止接触任何异性。在中国民俗文化中,月经也被认为是污秽的东西,应该回避它,否则会倒霉。
  现在,我们又回到红色崇拜这一问题上来。在《山海经》与《庄子》一书,提到一种双首蛇,紫色的身体,红色的头,遇到这种蛇则雄霸天下。《庄子?达生》:“委蛇,其大如毂,其长如辕,紫衣而朱冠。其为物也,恶闻雷车之声,则捧其首而立。见之者殆乎霸。”《山海经?海内经》云:“南方有人曰苗民。有神焉,人首蛇身,长如辕,左右有首,衣紫衣,冠旃冠,名曰延维。人主得而飨食之,伯天下。”郭璞注:“延维,委蛇。”
  蛇,本是女阴的象征。即使在《圣经》里,夏娃就被象征女人的蛇所诱惑,偷吃了禁果。我认为,红色头,紫色身,红色、紫色都是依据月经颜色而来的。
  在中国文化讲究“天人合一”,天地人三位一体。这种信仰起源女性生殖崇拜,男人在宇宙中似乎没有什么地位,毕竟男人不能生育小孩。在先民看来,人的中央是女阴,是生殖力量最大之处,地的中央、天的中央也应该是生殖力最大的地方。地的中央,叫“中国”。天的中央,叫“北极”。北斗曾经被当做北极,直到后来才让位于北极星。
  天的中央叫做“紫微宫”,是上帝居住的地方。那么,人间的皇帝就住在紫禁城。“紫”,就是月经信仰。许多人懂得算命,动不动就是紫微斗数云云,就是不知道紫微的命名来源于月经信仰。
  在中国远古时期,有立表测影的天文观测,先民们树立一个木杆子,上面还有一面旗子,我一直怀疑先民会用月经把旗子染成红旗,可是也找不到证据,只能算是臆断而已。满族人祭祖时树立神杆的,据周作人说,日本人祭祖也是树立神杆。这应该都是中国远古时期的刁遗。华表的前身就是祭祖与立表测影的神杆,这一点没有什么异议。民族的“族”,便是一面旗帜表示某一人种群体的标志,我也怀疑当时的族旗会用月经染红。
  当时的先民信仰生殖崇拜,不像现在的人会认为月经是污秽,而是认为月经是神圣的神灵,是正义、善、天命的象征,是本民族的保护神,能够厌妖镇邪克敌制胜。当然,这是一种巫术思维。但在当时是不证自明不言而喻的真理,没有人会怀疑它。
  闲话少说,一言以蔽之,东方文化中的红色崇拜根源于月经信仰。红色、紫色都是取象于月经之色。

 

黄守愚于湘水之畔阙一庐

己丑年八月廿一日夜早撰

西元2009年10月9日
  

  评论这张
 
阅读(2601)|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