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湖湘新儒学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河南三门峡职业技术学院程坤秀副教授剽窃黄守愚论文  

2010-01-20 00:19: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南三门峡职业技术学院程坤秀副教授剽窃黄守愚论文
  
  
  
  2006年,我撰写《大师陈寅恪:“真”桃花源究竟在哪里?》,于2006年9月7日在天涯社区的煮酒论史栏目。 2006年9月8日,宠物中国网的“休闲娱乐”之“cpc熬氏水吧”栏目转载《大师陈寅恪:“真”桃花源究竟在哪里?》。
  
  不料,河南省三门峡职业技术学院程坤秀讲师(现为副教授)剽窃《大师陈寅恪:“真”桃花源究竟在哪里?》部分内容,撰写成《“桃花源”考辨及其文化学意义》一文,发表在《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的 2007年03期上。此后,程坤秀从讲师升为副教授。鉴于她嚣张的气焰,我还怀疑她是否还存在剽窃其他学者的论著。
  
  就事论事,现就其剽窃我之论文一事进行举证。
  
  程坤秀《“桃花源”考辨及其文化学意义》:
  
  1936年,史学家陈寅恪先生,率先捅了这个“马蜂窝”。陈寅恪经过大量的考证后,发表了《桃花源记旁证》一文,质疑公认的“南方武陵说”。他认为:“真桃花源在北方的弘农,或洛水上游,不在南方的武陵。”(注释1,234)《桃花源记旁证》发表后,引起了学术界很大的争议。但是人们却普遍认为,陈先生列举出的许多证据虽大多只是孤证或旁证,要完全驳倒他,一一找出反证,则又几乎不可能。只可惜的是,真正之桃花源到底是在“弘农”还是在“上洛”,陈先生却没有给出准确的答案。
  
  陈先生说:“《桃花源记》纪实成分是依据随军的戴延之等所看到的材料而写成的。”(注释1,234)
  
  按照《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的 2007年03期的注释规范,程坤秀《“桃花源”考辨及其文化学意义》一文末尾附之注释文献为陈寅恪之《陈寅恪史学论文选集》(1992年版,上海古籍)。程坤秀《“桃花源”考辨及其文化学意义》一文引用陈寅恪之原文在《陈寅恪史学论文选集》(1992年版,上海古籍)的第234页。
  我查陈寅恪《陈寅恪史学论文选集》(1992年版,上海古籍)的第234页,并无程坤秀《“桃花源”考辨及其文化学意义》一文所引之陈寅恪的原话,而是剽窃我的论文。
  程坤秀《“桃花源”考辨及其文化学意义》一文标注为引用的陈寅恪的原文为:
  
  真桃花源在北方的弘农,或洛水上游,不在南方的武陵。
  《桃花源记》纪实成分是依据随军的戴延之等所看到的材料而写成的。
  
  
  而在陈寅恪《陈寅恪史学论文选集》(1992年版,上海古籍)的第234页,其真实原文为:
  真实之桃花源在北方之弘农,或上洛,而不在南方之武陵。
  桃花源记实之成分乃依据义熙十三年春夏间刘裕率师入关时戴延之等所闻见之材料而作成。
  
  
  可见,程坤秀根本不曾翻看陈寅恪《陈寅恪史学论文选集》(1992年版,上海古籍)的第234页。
  
  程坤秀《“桃花源”考辨及其文化学意义》一文标注为引用的陈寅恪的原文实为我的论文《大师陈寅恪:“真”桃花源究竟在哪里?》之论述:
  
  陈寅恪先生论证有五大要点:(甲)真桃花源在北方的弘农,或洛水上游,不在南方的武陵;(乙)人们逃入真桃花源,是因为躲避符秦之乱,不是躲避秦始皇的秦朝之乱;(丙)东晋义熙十三年(417)春夏之际,刘裕曾率军队攻入函谷关。《桃花源记》纪实成分是依据随军的戴延之等所看到的材料而写成的;(丁)《桃花源记》寓意的成分是牵连混合刘子骥进入衡山采药故事,还点缀以“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等语写成的;(戊)陶渊明《拟古诗》的第二首可以和《桃花源记》互相验证引申。
  
  
  以上,陈寅恪论证的要点是(甲),即“真”桃花源在北方的弘农,或洛水上游,而不在南方的武陵。
  
  
  
  
  
  
  程坤秀《“桃花源”考辨及其文化学意义》一文:
  
  1936年,史学家陈寅恪先生,率先捅了这个“马蜂窝”。陈寅恪经过大量的考证后,发表了《桃花源记旁证》一文,质疑公认的“南方武陵说”。《桃花源记旁证》发表后,引起了学术界很大的争议。
  
  
  这两句话,实为剽窃我的论文《大师陈寅恪:“真”桃花源究竟在哪里?》之论述:
  
  现代史学家陈寅恪,率先捅了这个“马蜂窝”。1936年,陈寅恪发表《桃花源记旁证》,质疑公认的南方武陵说,认为“真”桃花源在北方的弘农、洛水上游一带。这篇论文传播开来以后,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被许多人争先恐后地抢着拜读。在当今的文化界,学者们对这个问题,还在争论不休。
  
  
  程坤秀《“桃花源”考辨及其文化学意义》一文:
  
  但是人们却普遍认为,陈先生列举出的许多证据虽大多只是孤证或旁证,要完全驳倒他,一一找出反证,则又几乎不可能。只可惜的是,真正之桃花源到底是在“弘农”还是在“上洛”,陈先生却没有给出准确的答案。
  
  这又是剽窃我的论文《大师陈寅恪:“真”桃花源究竟在哪里?》之论述:
  
  笔者案,《桃花源记旁证》的论证环环相扣,步步紧逼。在一般人认为毫无关联、无迹可寻的史料之间,陈寅恪先生却能从中发现“线索”。如汪荣祖先生赞颂陈先生说:“陈寅恪之发现‘真’桃源,其妙处在揭露晋末北方坞堡之存在,而坞堡这一社会现象,一直为旧史家所忽略。”这是一般人少有的识见。大凡史学大家做学问,多在无字处读书,常从无疑处发疑。应当说,陈寅恪就属于这类人之一。虽然陈寅恪先生列举出的许多证据大多只是孤证,并没有更直接的史料佐证,但是要完全驳倒他,一一找出反证,则又几乎不可能。因此,那些反驳他的人,只能作为他观点的材料“补充”。
  
  
  
  作为一个大学教师,应该时刻铭记“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之师训,撰写论文不能抄袭。《礼?曲礼》:“毋剿说,毋雷同。必则古昔,称先王。”这是不能抄袭的古训。
  程坤秀副教授的剽窃行为败坏了学风。剽窃如同小偷,是做贼,是不道义的无耻行径。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宣称“窃书不算偷”,那是作家对孔乙己的讽刺,如今却被像程坤秀副教授之流的剽窃者奉作教条,视为金科玉律,可谓世风日下。
  有人安慰我说:“抄袭者把你当做了陈寅恪先生,你确实做了一回再世陈寅恪!”陈寅恪先生是史学大师,我辈只是史学工作者,无其气力与学养,何德何能当自比陈寅恪先生呢?
  我想,如果要求程坤秀这样的副教授道歉,都是对“道歉”两个字的玷污!因为程坤秀副教授只是一个抄袭论文评职称混一碗饭吃的烂窑砖。
  
  
  黄守愚于阙一庐
  夏历戊子十一月初稿
  西元2008年12月
  夏历己丑十二月删改
  西元2010年1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1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