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湖湘新儒学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刘庆柱等“曹操”墓专家缺少历史常识太外行  

2010-01-04 22: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庆柱等“曹操”墓专家缺少历史常识太外行

 

 

 

近日,新闻报道说,质疑“曹操”墓的人是外行,说话有历史常识错误,没权威性,譬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著名考古专家刘庆柱搁出一段话:质疑非考古专家太外行(见新华网2010年1月2日)。我查看刘庆柱先生等人的一些言论,极为缺少历史常识与治学不严谨,许多话纯属信口雌黄。尤其是刘庆柱先生指责倪方六先生说,“提的问题就不像业内的话。墓志铭在东汉晚期是不会在墓里的,到魏晋时期才有的。提问前应该查一查东西再说,不要提外行问题。”( 新华网北京1月1日电)我支持倪方六先生的观点,没有墓志铭、墓表等现实墓主身份铁证,难以证明此墓就是曹操高陵。

2009年12月28日下午,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原所长刘庆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头盖骨研究结果中年纪大约五十多岁的女的应是卞皇后。(中新网12月29日电)刘庆柱说,根据头盖骨,男女从人类解剖学来说一分就分出来了。那个50多岁的女性,可能是卞皇后,卞皇后跟曹操差20岁年龄才差不多。曹操死时66,她是40多岁,再过十年死了50多,就和现在鉴定的结果一致。像刘庆柱先生这么的资深考古学家,竟然对《三国志》有关卞皇后阳寿至少有70岁的记载一无所知,睁眼说瞎话,明显缺少历史文献素养,有什么资格批判质疑者不专业太外行呢?刘庆柱先生如此内行,怎么就不提前读读《三国志》就大放阙词呢?

还有一些专家对对中国谱牒学一窍不通,号称寻找曹操后人作DNA鉴定。据东方宽频视频12月30日新闻《曹操墓认定存争议 考古队欲寻曹操后人做DNA鉴定》,安阳“曹操墓”考古队寻找曹操后人做DNA鉴定。据广州日报报道,至于网友提议提取墓内骸骨的DNA与曹操后人进行鉴定,潘伟斌认为未尝不可,“可以作为证据之一。”(广州日报 2009年12月31日报道)据湖南日报报道,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孙新民说,安阳曹操高陵出土男性人骨标本DNA鉴定必须找到确定曹操后裔。他说,现代人类DNA研究技术和方法已广泛应用于人类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但从生物遗传学和考古学的角度来看,对古代人类遗骸中的DNA进行提取和分析,是考古学研究中的一个新兴领域,其研究的方法与理论并非十分成熟,因此出土人骨标本的古代人类DNA研究可能会面临一些技术难题。(湖南日报2010-01-01报道)据南方日报报道,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系副主任高蒙河教授认为,要确认是不是曹操本人的头盖骨,还需要把骨头上提取的DNA和曹氏后人作比对。这需要先找出曹操的家谱,找到能确认的曹操后代做参照。 (南方日报 2009年12月29日)

中国现存家谱有据可查的属于信史的内容大部分顶多只能追溯到明清时期。即使孔氏、孟氏的族谱,也都有断代,而其他姓氏的族谱更不用说。唐末五代时期,传世谱牒丧失殆尽。至宋代,民间的族谱世系就弄不清楚了。当今族谱对元代及其以上的记载,都难以作为信史。譬如宋代益阳进士黄照,据其墓志铭,其父之名讳已不可考。而宁乡某黄姓家谱将黄照列为黄象升之子。而据黄庭坚的记载,黄象升与黄照仅为叙宗盟的叔侄关系,不是父子关系。

明清时期,有专门捉刀修谱的“谱匠”,翻阅一下《万姓统谱》、《尚友录》等便会帮某姓找到一个历史名人当祖宗,甚至于还能请到欧阳修、苏轼、朱熹、文天祥、方孝孺等名人题跋于家谱之首。“暴发户造谱牒”如同“野孩子认父亲”,随便抓一个就是。据说,杜月笙发迹后修家谱,开始有人帮他找到唐太宗时期的宰相杜如晦作祖宗,而杜月笙认为杜如晦名气不好,有点晦气,别人只好改为拉杜甫作为杜月笙的祖宗。

在当今,依据曹姓族谱寻找曹操的真正后裔,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那么“曹操”墓专家们何必信口雌黄地说要寻找曹操后人进行DNA鉴定呢?一句话,就是太外行,太没历史常识与科学常识。好在已经有科学家出面对进行提取“曹操”墓DNA进行检测与曹操后人做对比作了回应,都认为得不出可以结论,不须我赘述。

最近几天新闻报道,出现了不少人争认曹操为祖先的闹剧,譬如在湖南浏阳、上海、河南郑州等地,有人自称依据家谱是曹操后人。我可以说,这些人都是乱认祖宗的“冒牌货”。

按理曹操墓会出土明显证明其身份的文物,可是到目前为止没找到。墓志铭的起源,目前尚存争议,有西汉说,有东汉说,有魏晋说,有南朝说。不管墓志铭起源于何时,但是其肯定有一段很长的孕育时间,可以追溯到西汉以前。据钱江晚报2010年1月1日报道,“专家还表示,目前,最早的墓葬墓志铭是发现于山东益都的《刘怀志墓志铭》,其纪年为南朝刘宋的‘大明八年’,即公元前464年,距曹操死亡的时间相差了大约240余年。因此,曹操墓未见墓志铭应该是正常的。”“专家”依据目前出土最早的墓志铭而否定之前没墓志铭,难以成立。再说,没有发掘出来,并非就真的没有。这个判定,“专家”实在是过于大胆。譬如说,据目前的文献记载,东汉时期已出现墓表,其或树于墓前,或埋入墓道。明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墓表》:“按墓表自东汉始,安帝元初元年立《谒者景君墓表》,厥后因之。其文体与碑碣同,有官无官皆可用,非若碑碣之有等级限制也。”《谒者景君墓表》,见于文献记载,为真。

又,我兄长宋文德先生在我博文后留言,说只要确定西门豹祠,在依据堪舆学,可以判定此墓为曹操墓。曹操《遗令》中说要“葬于邺之西冈上,与西门豹祠相近”,然而西门豹祠在曹操时期的具体位置在哪里?已无法考证。如今的西门豹祠历经多次重修,旧址已经无法找到。我查看了谷歌卫星地图,西高穴村在漳河之滨,来水自西向东朝抱,但水北为阳水南为阴,西高穴村并非风水宝地。相反,在漳河向西高穴村西逆与东流不远的另两个朝抱处倒是合乎堪舆学结穴条件。

我谨慎地支持倪方六先生的观点,没有墓主的墓志铭、墓表、印信等明确显示墓主身份的证据,暂时无法确认此墓为曹操高陵。所谓的“考古专家”指责质疑者太外行的同时,怎么不反思自己的言行是否内行呢?我不敢妄自揣测背后的玄机。好在我不会为名利所绑架,不在乎得失。我搞错了,算是长一智。我搞对了,也不会给我带来什么。 “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我在乎的是追求真理,辨明是非。也欢迎各界参与讨论,真理愈辨愈明!

 

黄守愚于阙一庐

夏历己丑年十一月十九日夜初稿

西元2010年1月3日

夏历己丑年十一月十九日夜修订

西元2010年1月4日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