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中国豕神族群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重建中国孝道:破除私欲与遵从公道  

2012-12-31 11:2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守愚 

  孝,最早见于甲骨文,上耂(老)下子,是表意字,上古音拟读“好”,入声。“子”双手举起,并向下动作,作礼拜之仪,以示“孝敬”之情。《尔雅》云:“善事父母为孝。”贾谊《新书》云:“子爱利亲谓之孝。”许慎《说文解字》云:“善事父母者,从老省、从子,子承老也。”

  在中国古代,孝或孝道,它原本出自天然,到后来发展成为一种宗法父系血缘等级伦理,是处理对长辈、平辈、晚辈关系的伦理道德准则。孝,以一己为中心,存在纵横两个方面,纵贯是指长辈、晚辈之间,即父母、己、子女。横贯是平辈之间,即兄弟姐妹等。

  儒家认为,孝弟,是仁之本。《论语·学而》云:“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我们对于古代社会,要有同情之了解,才能有真切的知见。中国古代,国家不承担臣民的社会福利,不能提供生老病死的保障,只能依靠家或宗族这一利益团体内部解决。而古人以家或宗族为“单位”,而家或宗族作为一种利益团体,当然一切以家或宗族为中心。家或宗族是个人生活依赖之根本,家或宗族的强弱事关个人名誉、社会地位的高低。而个人名誉、社会地位之升降又反作用于家或宗族。所以孝道是维系家或宗族利益团体的利益的伦理准则与精神依据。

  孝道,要求敬亲、亲亲、养亲、顺亲、谏亲、丧亲、祭亲、传宗接代、立身立功扬名以显父母。用十二个字来概括,即敬亲、奉养、侍疾、立身、谏诤、善终。一言以蔽之,它是出于维系家或宗族这一利益团体的长远利益而确立的“良法”。古人以血缘或拟血缘为认同准则,“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以亲亲为大。桃园三结义、拜把子、联宗等拟血缘关系,是血缘关系的补充与扩张。

  其实,在先秦时期,已经出现了非血缘关系利益团体与个体,如墨家、游侠。墨家推崇兼爱、尚贤、任侠,是因为墨家是一群由非血缘关系的人组成的利益团体。先秦时期,还出现有涉及社会公共事务的“社会”,有春社、秋社,由非血缘关系的邻里组成“社会”,平均承担费用等义务,平均享受相关权利。唐宋以后,“社会”衰落。

  虽然圣人们一再主张人性本善,但是我们必须直面人性的自私与恶。任何一种利益团体相对于他异,必然表现出利己、自私、排他、恶等诸性。因而需要超越单个利益团体的组织,协调各个利益团体之间的关系。这也是联合国、欧盟、东盟等存在的理由。

  在中国古代,先贤设计出了超越家或宗族利益团体的理想国与伦理思想,如儒家的大同世界、推恩、民胞物与、万物一体之仁。天下为公,不为私,需要超越家或宗族利益团体的私己利益,《礼记·礼运》:“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孟子的推恩思想认为:“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由己及人,以家或宗族为中心圈状向外推广。张载《西铭》提出的“民胞物与”,是以乾坤,天地,和父母(含男女,夫妇及家庭)为一体,以乾坤确立起感通之德能,阐明此德能如何从个体之身位向家庭或家政展开,并推达到天下,由此建构出了一个“天下一家”、“中国一人”的社会秩序。程颢、王阳明都特别拈出“万物一体之仁”,以此破除一己私欲,实现各个利益体之间的和谐。至近代,谭嗣同倡导“仁学”,主张冲破网罗,以仁感通世界,人人平等独立。他认为,以宇宙为一仁爱,以通为第一义,通古今中外,人人平等:“仁以通为第一义。”“通之义,以‘道通为一’为最浑括。”“通有四义:中外通,多取其义于《春秋》,以太平世远近大小若一故也;上下通,男女内外通,多取其义于《易》,以阳下阴吉,阴下阳吝,《泰》《否》之类故也;人我通,多取其义一佛经,以‘无人相,无我相’故也。”“通之象为平等。”“通则必尊灵魂,平等则体魄为可灵魂。”(《仁学》)因此,谭嗣同心中不止一中国,乃是世界各国平等,故梁启超说:“《仁学》之政论,归于‘世界主义’,其言曰:‘春秋大一统之义,天地间不当有国也。’又曰:‘不惟发愿救本国,并彼极盛之西国与夫含生之类,一切皆度之,……不可自言为某国人,当平视万国,皆其国,皆其民。’”(《清代学术概论》)钱穆称道谭嗣同:“晚近世以来,学术思想之路益狭,而纲常名教之缚益严,然未有敢正面对而施呵斥者;有之,自复生始也。”

  其实,自先秦以来,中国文化患“蔽私”之病,以邻为壑,缺少社会公共道德,最后进入狠毒相高的恶性循环。一人之利益,一家之利益,一宗族之利益,一地域群体之利益,一社交圈群体之利益,总是蒙蔽了人们的智慧,为攫取某种利益,不顾公序良俗,践踏正义,自私自利,损害非己的利益,导致人们更加麻木不仁,无有良知,无法无天。读王阳明、王门后学的著作,便可知明代社会的病症。

  今日,社会道德败坏,诚信缺失,假大空盛行,与中国文化“蔽私”之病有莫大关系。善的边壑在利益体的门槛。出了“家”门槛,就无关乎自己,无有正义、公道。负累相因,人陷入自私的泥潭而不能自拔,恶性循环,不仅害人害己,而且使得人心更加冷漠、仇恨、孤独、寂寞、残暴。譬如食品安全问题,为何造假添毒屡禁不止?无非在于自己不吃,他人吃。人人抱有此思想,以邻为壑,相互投毒,故而类似于古代的“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公羊传·宣公十五年》)。

  对于私欲,先圣孔子提出了“仁”的思想。克己复礼归仁,而仁之本在于孝弟。宋明以来理学家,大都注意到了用“仁”破除私欲,协调各利益体之间的关系。

  二

  中国即将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部分人都是人未富已老,这是严重的社会问题。计划生育的实施,城市人口大都是只生一个小孩,不存在兄弟姐妹;而农村稍微宽余一点,一般可生有两个小孩,因而许多伦理关系都不存在了。目前,我们的国家还没进入福利社会,广大的农村人口还需要子孙后代养老,暂时无法完全按照法治国家的办法养老。确实,纳税人是国家的主人,国家有责任与义务包揽公民的生老病死问题。可是,国家暂时还做得不是那么好,那么我们在争取自己权利的同时,也需要考虑多种方式养老,子孙后代的赡养只是其中的一种方式。

  目前,除个别农村外,城镇基本不存在宗族聚居的情况。因工作、生活方式、时俗等多种原因,父母与子女一般处于分居状态。不管是在工作单位,还是在居民社区,主要是与非血缘关系的人交往。在这种语境下,血缘认同显然已不可能,顶多只是地缘认同或其他缘认同。受中国文化“蔽私”之病的负累,“善的边壑”缩小到自家防盗门口,社区里面大都是铁门大锁相向,老死不相往来,人完全是处于一个陌生人的冷漠世界。这种语境下,人没熟人社会里熟脸的监督与制约,没有信仰,会逃避责任,把人的劣根性释放到极致。为何当今社会世风日下,道德败坏,归根结底在于旧的价值认同崩溃,新的价值认同还没建构起来。

  实际上,除奉养外,孝道具有普世性。在民主、自由、平等、博爱(兼爱、新仁爱)成为共识后,旧孝道中的等级特权已经失去了市场,血缘与地域认同观念逐步淡化,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新孝道呼之欲出。礼尚往来,权力与义务是对等的,父母生我养我,此恩情当回报父母。儒家讲推恩与万物一体之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仁者爱人”,由己及人及天地,天下一家,世界一人。

  当下的孝道,内贯有血缘关系者,外行新仁爱思想,推恩所有非血缘关系者,内外一贯公道。如今的社会,大部分人处于非血缘关系的陌生人群中,血缘认同观念显然已过时而不适用,应当用新仁爱思想推恩于陌生人。

  对于个人践履孝道而言,君子须以身作则,不管处于何地,当每日省问父母及兄弟姐妹,心气相通。即使进入福利社会,由国家奉养老人,子女亦当尽襄助国家之责。

  老人须自信自强,活到老学到老。社会日新月异,知识爆炸,人需要终身学习。而老年人有的自暴自弃,放弃接触社会,不愿与时俱进,学习新事物,导致与时代脱节,被年轻人嫌弃。

  忠孝并不矛盾冲突,然而现实生活中,求“忠”而放弃孝道者不乏其人。终日混迹于名利场,以孝道侍奉上级,视父母如草芥,此类人大都麻木不仁,自私自利到极致,非善良之辈。而在现实生活中,在孝敬父母亲与钟爱儿女之间做选择的话,大部分人会选择钟爱儿女。立身不正,影响子女的孝道观念,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将来又成为被子女嫌弃的对象。

  我深信,人人皆可为圣贤!中国人有智慧解决自己的问题,拨乱反正,建构新中国文化本体。作为新儒家来说,有责任与使命重建中国孝道。在当今讲孝道,必须尊重当今时代的语境,走中体中用之路。我认为,重建新孝道,首先要有超越单个利益体的万物一体之仁关怀,打破传统血缘认同的观念,破除一己利益的私欲,克己复礼为仁,推恩天下,建构新仁爱的新价值认同准则。“蔽私”之病只会使得世风江河日下,陷入恶性循环而不能拨乱反正。其次,天下为公,当顺应时代大势,遵从公道,祛除特权等级观念,人人自作主宰,不可剥夺他人自决人生的权利。法治与孝治,并行而不悖,相育而不为害。在公民契约社会里,人与人之间是平等自由的关系,血缘或拟血缘关系并不优于非血缘关系,人人遵从公道,保持公平公正,坚守权利与义务对等,如此则新孝道可行于天下。孟子云:“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这是孟子事君的对等原则。父不慈,子不孝,也是如此。

 

(2012年12月15日湖南乐道读书会定王台社区“读孝经,重建中国孝道”主题会宣讲稿) 

   黄守愚于阙一庐

  夏历壬辰十一月初二

  西元2012年12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6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