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湖湘新儒学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道在人间:湖南精神通往正义之路  

2012-02-18 17: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精神是什么

黄守愚



    最近媒体在讨论“湖南精神”是什么?我虽然浸淫湖湘文化有年,但是深感湘学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而自己学力有限,殆乎以有涯随无涯,所以大叹“累世不能通其学,当年不能究其礼”,博而寡要,劳而少功,诸事难尽从。



    据目前媒体上的报道,许多人追根溯源,翻出湖南历史,从中提炼出几句话来概括“湖南精神”。这种观念预设了历史决定一切,现实真是如此吗?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只是我们可以依赖的一种可供选择的方式,而不是唯一的方式,而它的呈现往往是出于当下的需要。所以,传统文化资源不在历史长河之中,不在过去而在当下。时代在变,生活在变,传统文化资源对于当今的价值在于我们现在的生活之中,也就是说当今富有时代气息的社会实践和全新生活方式才是最重要的传统资源。石涛说:“笔墨当随时代。”我们不能奉古代的已死的器物为教条而食古不化,不要囿于传统,应当紧跟时代脉搏推陈出新,而不是刻舟求剑。不管“湖南精神”如何从上万年的湖湘文化史中选炼,都需要我们把目光投射向现实社会生活。


   中国人注重历史经验,可是,历史不是可以重复的,“人不能两次跨进同一条河流” ,全人类至今从来没有人在历史中找到可供解决现实问题的智慧。正如中医用药,依据病人的症状加减药方,辩证施治,并没有包治古往今来所有病人的灵丹妙药。佛教所谓上岸舍筏,也是如此,病人痊愈后再患同样的病,也不能按照老药方下药。


   当然,我们又无法完全摆脱历史与传统的负累(因果)。今日之现状,是过去的果;今日的果,是将来的因。历史既是被动的,也是能动的;既是盲目的,又是自觉的。社会走到今天,我们不能责怪古人,也不能不责怪今人。今人责古人,后人复责今人,后后人又责后人。为什么呢?一个时代的人,应该勇于承担起历史的责任与使命,敢于像谭嗣同那样断头流血。


   湖湘文化是一个多元体,并且具有历史性、地域性、民族性、阶级性。所以在今天,有一些人赞赏湖湘文化,也有一些人否定湖湘文化,无非各执一端。赞赏也罢,否定也罢,出发点都是为了解决当下的问题,并指向未来。不管是盲目的,还是自觉的,不管是显耀的,还是隐伏的,湖湘文化一直在不断向前发展,并且作为一种文化资源,以供将来的选择。“湖南精神”就潜隐于其间。当然,时代不同,各种文化元素有所兴替升降,或从草野走向庙堂,或从庙堂走向草野,所以需要选择的“湖南精神”也不同,而“道”却永远存在。


    在今天,时代的使命是什么?也许人人都能够回答:于湖南而言,继承湖湘传统,开创出新湖湘文化;于中国而言,继承中国传统,开创新中国文化。这个话题,从鸦片战争以来,各界一直在讨论。近代以来,湖南人心忧天下,大雄大力,一直走在时代的前列引领潮流,并且曾经做过多种有益的尝试。从“中体西用”到今天我等所主张的“中体中用”,似乎还是难以圆通地医治一些痼疾,仍有待于将来的努力。陈寅恪先生在《冯友兰<中国哲学史>下册审查报告》中说:“一方面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本民族之地位。此二种相反而适相成之态度,乃道教之真精神,新儒家之旧途径,而二千年吾民族与他民族思想接触史之所昭示者也。” 我等以为,此不失为“中体中用”的无上大法。


   王夫之认为,义,有“一人之正义”“一时之大义”“古今之通义”。义,可以解释为应当、适宜,它是道之开显。辛亥革命后,黄兴在提出重新诠释“忠孝廉节”,旧瓶新酒,譬如“忠”可诠释为忠于国家、职守、信仰,也是看到“忠孝廉节”具有普世性、永恒性。


    不管是避名居实,取珠还椟,还是新瓶旧酒,旧瓶新酒,一切是为了当下。为此,我等提炼可供各界通用的“湖南精神”十六个字:“穷究天人,综合创新。忧乐天下,经世致用。”穷究天人是湖湘文化的传统。天与人,可解释为天道与人道,也可以解释为知识与价值,科学、民主与道德。所以,它是“仁材并建”,即知识与价值并建,尊重科学与工具理性,尊重道德教化与信仰,而道、义在其中。综合创新,就是兼容并蓄,根据时代实际需要,发扬其主体意识,经过辩证的综合,创造出一种既有其特色又充分体现时代精神的新文化。一切文化没有创新,就无法确立自身价值与话语权。只有创新,才能在世界上占领不败之战略高地。近代著名的思想家杨毓麟《新湖南》中说到“湖南有特别独立之根性”,意思是湖南人有特别的敢为人先的创新能力。忧乐天下,出自《岳阳楼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忧乐一体两边,忧天下之安危,忧百姓之艰辛。一种文化没有忧患意识,很可能会走向衰亡。当然,正如星云大师说的:“给人欢喜,给人希望,给人信心,给人方便。”任何一种文化,都是追求幸福与快乐的,“乐”要充满自信,要有自力、定力,要吃得苦霸得蛮。坚韧不拔,则“乐”在其中。邵康节说:“学不至于乐,不足谓之学也。”按照周敦颐令二程寻“颜子之乐”的说法,追求成圣是快乐的、幸福的。经世致用是具有永恒性、普世性的湖湘文化的优良传统。近代湖湘文化取得与日争辉的成就,与“经世致用”有莫大关系。晚清时期,魏源继承常州公羊学派的今文经学,强调经世致用,废除弊政,改良制度,移风易俗。此学风影响到其后的湖南经世改革派,譬如贺长龄、陶澍、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谭嗣同等。“经”,不是教条,不是故纸堆,而在当下的生活中,老子所谓“以百姓心为心”也,天心阁之“天心”也。张载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天心,就是民心,其命维新,就是“经”。张栻在《岳麓书院记》中提到“传道济民”,此所谓也。经世致用,也就意味着要担当一个时代的责任与使命,追求革新,改良社会,为百姓福祉着想。经世致用永远不会过时,创新是永远的,不符合新时代社会需求的旧文化,当然要革除,要创新。指导创新与改革的原则是“经”,即天心(民心),道义之所在。当然,民心是善的,不是人性恶无限膨胀的那一面。


    穷究天人,是寻找一切的“依托”,即逻辑假设的出发点。综合创新,是确立自身文化的价值与话语权,找到自身地位。忧乐天下,走在通往理想社会的道路上,经世致用是革除在路上的一些病痛与障碍。路,要自己走,他人不能代替我走路。

     

黄守愚匆草于阙一庐


夏历壬辰正月二十一日凌晨

西2012212



  评论这张
 
阅读(8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