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中国豕神族群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槟榔文化史》自序  

2015-11-07 15:39: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案:此为即将出版之《中国槟榔文化史》自序。此中国第一部槟榔文化史也。


 夫槟榔者,小物也,然可以已疾病,观风俗人情,通古今,审时势,知礼义,显公道,察人心,表情爱,兴婚姻,证诚信,息纷讼,导民欲,利民生,多元主体开显,岂不大哉!其天干五用五常,地支十二美,经天纬地,一阴一阳,一静一动,自夫妇而外,治诸物而邦国,摄化百姓,降服诸恶,皆有礼法,毋失经纪。上从天道,下符民心,此用世之道,不可不慎也。天地人一而太平,精气神一而长生。不知不识,顺帝之则。有此颠扑不破之至理,悬诸日月而不刊,光明十方,可久可大矣!

槟榔一物,食之能令人醉,通神明,步云升仙,身若蝴蝶翩翩舞焉,宣利脏腑,下胸中一切不平之气,烦恼除而疾病祛,脱尘俗之累,登逍遥之境,故士大夫争相食之,美之曰“槟榔扶留,可以忘忧”,亦称之云“槟榔一口,人人皆曰神仙好”,“吃得槟榔草,心不老,无烦恼”。 王佐《食槟榔白诗》有云,“和香一入口,春风行百骸。肺腑蓄瘴腥,固结难推排。顷刻发轻汗,清飚扫云霾。豁开胸中天,寸境何恢恢。云汉转无声,星斗皆昭回。天机动一阕,天籁鸣九垓。开襟当凉风,洒洒何快哉!”此所谓自由也,人之所感觉也。

李白好酒,“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浇愁愁更愁”,“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然其心曲槟榔甚于酒,故云“何时黄金盘,一斛荐槟榔。功成拂衣去,摇曳沧洲傍”。历代以来,此槟榔之恨,绵绵无绝期。

稽考文献,槟榔为女名,开显女权,乃一普遍信仰也。若蕃女,以槟榔自美,不服男权之化,而无刘穆之之恨。或以情,或以美,或以利,或以权,或以俗,惟槟榔系之,自语自足,自作主宰。此今曰女权主义也。惜乎后世杂染王风,大义失真。

夫槟榔,厥功伟哉!其遐树海南,不乐北土,辽然万里,灵根自植,勿假外求,独立不迁,深固难徙,而章道于两间,喻义于君子,显用于草民,利益社会,滋润人心。其风化之域也大,遍及寰宇;嗜食之者也夥,远过十亿,而皆以为情缘之认同。今南蕃、中国之化域,其风俗人情未以国异而有别。若湖南汉人、海南黎人、云南傣人、台湾高山人、越南京人、泰国泰人、缅甸缅人,俱甘槟榔,美服安俗,故能通体于天地,同精于阴阳,一统于苞符。

既有文献云,汉武帝破南越,中国之,北土初闻槟榔。其时,南土食槟榔以祛瘴疠,亦执以为礼,信以为媒。而后,采风者书诸史志,学者丽为文赋。及汉末,希珍海内,而张仲景以之入药。六朝时,地方贡献,朝廷赐赏,戚友馈遗,江东士女奉为珍宝,金盘银盒盛之,竞相夸耀,惟尚奢糜,以尊高门。至隋唐,风被中国,化溉四夷。宋元时,商贾农户以之致富,蕃货远来,犹不足于国内。明清时,极盛一时,无处不有。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引车卖浆,无不食槟榔。钟鸣鼎食者奢华之,夸耀之,以章其富贵之气势,而贫贱者攀比之。广东槟榔包以扶留,结为方胜,盛之巾盘,出于衣袖,以相酬献,交游龙虎,社契风云。

明末以来,蕃烟、鸦片相继流入中国,以新嗜而邀新宠,西风又排挤之,以致槟榔渐退,食风几息。降及当世,惟海南、台湾、湖南绵延之。晚近,因利欲而起,湖南人光大之,槟榔由衰转盛,再被中国,无处无有。从业者或朝为寒贱,暮为富豪,亦机会自由成之也。

昔日,广西、广东、云南、海南、台湾、福建、湖南等化域内,俱非槟榔不为礼。或五礼皆以之为礼,或嫁娶以之为礼,或待客以之为礼,而有损益。尤为盛者,槟榔表情爱,贞信婚姻。饮食男女,浪漫之情,文人诗之,妇人歌之,美美相美,春华灿烂,蔚为大观。于南蕃与中国化域,此数千年之传统也。

槟榔功用也博大,赋义也高深,指喻也玄远,礼仪刻心,润物利生,兆吉贞祥,美美相美,至易至简,可大可久,此诚槟榔之厚德也,故能历数千年而不坠,风化之域愈广而愈兴。近人急功近利,不求诸文化,而求诸肉身,去天理而就私欲,以致礼崩乐坏,以邻为壑,狠毒相高,衍之又衍,皮不存毛无附,自毁根基,故槟榔食俗式微,而致病之论大张,利害并生。虽有目而心瞽,不得自救。《性命圭旨》曰:何谓之性?元始真如,一灵炯炯是也。何谓之命?先天至精,一炁氤氲是也。《性命说》曰:性之造化系乎心,命之造化系乎身。陈撄宁曰:性即是吾人之灵觉,命即是吾人之生机。阙一庐守愚氏曰:守三归一,运春神之春力,开人心之灵觉,发人身之生机,故槟榔有数千年性命也。于今亦然。

阙一庐守愚氏曰:夫史者,一主体之开显也。夫槟榔者,人之槟榔也。夫人者,槟榔之人也。人之视槟榔,一物也。槟榔之视人,亦一物也。槟榔史者,人、槟榔二主体会通之史也。然一主体,无不多元开显,不可一执。时移势易,人事相替,各有消长,未可一言以蔽之。孔子曰:天何言哉!槟榔言不言,人不知不识,何有述哉!是故槟榔史,乃德意志哲人伽达默尔所言之效果史也。

是为序。

岁在癸巳三月榖旦,黄守愚撰于长沙湘水之畔阙一庐。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