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守愚的博客

湖湘新儒学

 
 
 

日志

 
 
关于我

黄守愚

跪在前人脚下不算高明

黄守愚读《楚辞》  

2018-06-17 23:14: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楚辞》要义在内美、修能、贞节、发愤、审判、美政十二字。亡秦必楚,故守愚于书斋中厘析之,特地拈出,以飨读者。

 

内美

 

屈原《离骚》: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览揆余于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 

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

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

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导夫先路。

 

“屈原”作为《离骚》的作者,在文本中述说其中的“屈原”的身世之时,对其出身深感满意与自负,并认为这是“内美”:

 

我是上帝高阳氏的子孙,我先父(先祖)的尊名叫伯庸。岁星在寅的那一年的正月庚寅之日,我从天上翩然降生。尊敬的先祖(先父),仔细揣度我刚刚下凡的时辰和器宇容度, 通过占卜赐给了我相应的美名。给我取的美名叫正则,给我取的表字称作灵均。我受天命而来,既有这么多的内在美质,又有清秀的外貌丰姿,还修养自己的各种能力与品性。我披着高洁幽香的江离、白芷,联缀其芬芳弥散秋兰作为的佩巾。草木一春,人生一世,光阴似箭,我勤勉修行,唯恐时不我待,人生易老,不能让岁月来塑造我美好的心灵。清晨,我浴着晨曦去山冈上攀折木兰之枝,薄暮,背着夕阳去江洲中采摘宿莽来润德润身。年华如逝水,日出月落,未尝稍停,春去秋来,依次轮替。想起树上黄叶纷纷飘零,只恐美人也会衰老。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何不趁此年轻而改邪归正呢?赶快驾着千里马,向前自由驰骋,请跟上我,我在前面为引路!沿着光明与正义之大道前进!

 

这一段,我似乎认为这是借巫师之口讲的“神话”。一个巫师喝上几两美酒,抽上几根大麻烟,于是口吐白沫,两眼翻白,跳上蹿下,忽然“屈原”从天上降临人间,吟唱“帝高阳之苗裔兮”云云。

 

王逸注释“帝”说,“德合天地谓之帝”,意思是说有天地一样的美德,才能称作“帝”。这正是春秋公羊学的宗旨,暗合“屈原”的意思。 

 

在“屈原”看来,“天命”刚健,至善至诚,造就万物。人人都受“天命”而生,“天命”流注人的身体后,生命肩负历史与文化的使命与责任,称作“内美”。“天命”赋予了我们仁义、正直的秉性,完美而无缺,圆融而无漏,正如新儒家说的“圣胎”,肩负着文化使命。

 

因为有此“内美”,在上帝面前,在历史面前,在苦难面前,我们不再感到自卑,不再感到渺小,自信而自负,自豪而自傲。

 

因为有此“内美”,我们深信天降大任于身,敢于担荷使命,为草民谋福祉,肩负拯救草民的责任。

 

因为有此“内美”,我们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因为有此“内美”,我们要护养善元,盛德日新,博学笃行,勇猛精进,如日升月恒。

 

因为有此“内美”,我们品性纯朴,有浩然正气,不会受邪气污染,坚贞于理想。

 

因为有此“内美”,我们要经世致用,拨乱反正,用大义校正无耻,捍卫正义,祛除邪恶,洗涤肮脏,驱散黑暗,迎来光明。

 

因为有此“内美”,我们不再孤单,能自我拯救,不再沉沦,不再迷失自己,不再失去走出苦难的勇气,不再失去对美好生活的希望,找到前进的方向!

 

因为有此“内美”,我们人人可以成佛,人人可以成圣,人人可以成仙。

 

因此有此“内美”,我们自信,我们自负,我们自傲风雪,坚守理想而崇高的圣地。

 

因为有此“内美”,我们身上流淌着高洁的鲜血,品德纯正,有着莲花的高贵,有着兰花的幽贞,不受世俗的污染,拒绝庸俗。

 

因为有此“内美”,天下之大,舍我其谁?

 

因为有此“内美”,“我心即理”,“我心即道”,我就是“真理”,不必盲从外在的“真理”与“权威”。

 

因为有此“内美”,我们不会被奴役,不会扼杀,不会被牵着鼻子走,不会被成为附庸,不会被谎言欺骗。

 

因为有此“内美”,顶天立地,空手可以缚苍龙!

 

因为有此“内美”,魔来斩魔,鬼来刺鬼!妖来杀妖!

 

因为有此“内美”,“麻雀”也能化作鲲鹏扶摇直上九万里!

 

因为有此“内美”,泥鳅也乘风化雨作苍龙,拯救樊笼之鳝。

 

因为有此“内美”,我们内心不再受惑!(达摩来到中国,只是寻找一个不受惑的人。)

 

因为有此“内美”,我们走在幸福的路上!走在光明的路上!走在为自己活着的路上!

 

修能

 

《离骚》: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芳与泽其杂糅兮,唯昭质其犹未亏。

 

《楚辞》这一文本中的“屈原”似乎受早期术士的影响,兼修饮食与吐纳等,汲取天地之灵气,并对时间与节气特别留心。譬如“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离骚》),似乎同时为服食与吐纳。“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齐光”(《涉江》),肉体与文化合而为一,则宪法千秋,光沐万世。 

 

时光正如逝水,孔子站在河边发出感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屈原”,他乾乾夕惕,“恐年岁之不吾与”、“恐修名之不立”、“望崦嵫而勿迫”、“恐鹈鴂之先鸣”,总有一种时间紧迫感,忧惧时光流逝,荒废修行,不能修成正果,达成名垂千古的完美人格,实现不朽的理想。

 

“屈原”寸阴是竞,即使哀愁心痛,藉望逍遥自适,放浪形骸,但依旧不敢真的荒芜片刻,“心犹弦而狐疑兮,欲自适而不可”(《离骚》),“愁悄悄之常悲兮,翩冥冥之不可娱”《悲回风》,“舒忧娱哀兮,限之以大故”(《怀沙》)。

 

《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天体刚健,因真气而运行不息。人之生也应如此,与时俱进,与天地同行。虽然人受“天命”而生,有“内美”在身,但众生有难,即是我有难,所以修炼永无止尽。只有肉体的死去,才是真的修成正果。孔子一生执著于“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论语·述而》),其弟子宰予“昼寝”,孔子痛心疾首,斥责道:“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论语·公冶长》)。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离骚》),即使修能之路漫长,还面临艰难险阻,但“屈原”无所畏惧,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不懈!

 

贞节

 

屈原《橘颂》: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

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深固难徙,更壹志兮。

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

曾枝剡棘,圆果抟兮。

青黄杂糅,文章烂兮。

精色内白,类任道兮。

纷缊宜修,姱而不丑兮。

嗟尔幼志,有以异兮。

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

深固难徙,廓其无求兮。

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

闭心自慎,不终失过兮。

秉德无私,参天地兮。

愿岁并谢,与长友兮。

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

年岁虽少,可师长兮。

行比伯夷,置以为像兮。

 

《楚辞·九叹·逢纷》: 

伊伯庸之末胄兮,谅皇直之屈原。

云余肇祖于高阳兮,惟楚怀之婵连。

原生受命于贞节兮,鸿永路有嘉名。  

齐名字於天地兮,并光明於列星。

吸精粹而吐氛浊兮,横邪世而不取容。

 

南方有美橘,受“天命”而生,不仅有“内美”,还不断“修能”,它有贞节,从一而终,坚贞不二,独立不迁,不改陈寅恪先生所说的“旧义”,不与流俗同流合污,可谓德合天地,高行如同伯夷叔齐,值得我们效法。 

 

“贞节”的观念,滥觞于上古,本是指士大夫坚贞清苦、德高行正的美德。到了宋元明清,特指妇女之贞操,沦为糟粕的代名词。至近代,“贞节”观念逐渐随着文化的变迁而被知识界否定而抛弃。

 

“贞”字,在甲骨文、金文中,为“鼎”字上加一“卜”字。鼎、贞两字同源,鼎既重又大,不易动摇搬移,故“贞”字派生出“坚定”、“正”、“定”之意。节,是指遵守节度、法则,克制意欲,有节操,有节气。克己复礼,刚正守节,坚贞清白,言行不二,坚韧不拔,好廉自克,私德、公德皆美,则曰“贞节”。

 

屈原有贞节,出淤泥而不染,不枝不蔓,如同“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愿死去,也不忍心巧言令色,颠倒黑白是非,“偭规矩而改错”,“背绳墨以追曲”,迎合世俗人心。

 

与“屈原”相反,群丑结党营私,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并不以国家与民族为念,嫉贤妒能,不以修身为任,不察民心,不以民生之艰辛为重,苟且逸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羌内恕已以量人兮,各兴心而嫉妒。”

 

《史记》云:“有高人之行,必有遗俗之累。”有高出庸俗的德行,必定有被世俗遗弃的苦难。所以“屈原”反遭陷害,小人“谣诼谓余以善淫”!

 

近代史家陈寅恪有贞节,深契《橘颂》精神,也是我们效法的楷模。

 

当然,时异势移,情乖理悖,我们要旧瓶装新酒,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帝制的“君”早在西元1912年废除,屈原的“忠君”思想当然已不可取。还是孟子说得好:“君之视臣为草芥,则臣视君为寇仇。”如果“君”视我等为草芥,不屑一顾,那么我等则视“君”为盗贼、仇敌。

 

杜甫早年“举目茫茫皆不见”,没有一个人提携过他,但他却为在端午节获得皇帝“恩赐”的宫衣摇尾谢恩说,衣服合他身材,表示一辈子也要感恩,自己丢掉了贞节。《端午日赐衣》:“宫衣亦有名,端午被恩荣。细葛含风软,香罗叠雪轻。自天题处湿,当暑著来清。意内称长短,终身荷圣情。”

 

像明末清初的李中孚以死拒见康熙皇帝,其贞节足以值得我们效法!像谭嗣同有点幼稚,对皇帝心存幻觉,听说光绪皇帝要召见他,兴奋得一夜失眠,策马上朝还忘带自荐书等。好在他杀身成仁,我们不以一眚掩大德,以免有过于刻薄而不近人情之嫌。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既然有贞节,也就不必求“遇”了。求“遇”,倒是会失去贞节。

 

美政

 

《离骚》:

乱曰:已矣哉!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

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

 

《离骚》:  

操筑於傅岩兮,武丁用而不疑。吕望之鼓刀兮,遭周文而得举。甯戚之讴歌兮,齐桓闻以该辅。

 

《惜往日》:

闻百里之为虏兮,伊尹烹於庖厨。吕望屠於朝歌兮,甯戚歌而饭牛。不逢汤、武与桓、缪兮,世孰云而知之!

 

《荀子·儒效》:

儒者在本朝则美政,在下位则美俗。  

 

《楚辞》这一文本中的“屈原”,有“美政”的理想。《楚辞》的“美政”究竟是霸道政治,还是王道政治,因不从考证,已不得而知了。依据刘小枫《拯救与逍遥》的看法,“屈原”的“美政”依然是邪恶的。

 

从《楚辞》文本来看,屈原的爱民、举贤应当是“美政”的内容之一。“哀民生之多艰”,可见屈原有爱民惠民之心。《楚辞》多次提及出身寒微的伊尹、傅说、姜子牙、甯戚、百里奚,他们因有才能被重用,可见屈原主张选举贤德,任用才俊。

 

传统的王道政治,托春秋公羊学而张表。学人提倡“经世致用”,即用春秋大义来创设制度,审判是非,并持之处理各种事务。一言以蔽之,用正义审判是非,校正曲直。“大义”有点类似于今天的“宪法”。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大义”,不可一概而论。因此,屈原的“美政”只是一个“旧瓶”,可以入装“新酒”,因当代的文化需求而灌注入内容。  

 

发愤

 

《惜诵》:

惜诵以致愍兮,发愤以抒情。

 

《思美人》:

芳与泽其杂糅兮,羌芳华自中出。

 

《淮南子》:

愤发于中而形于外。  

 

屈原“发愤抒情”,即发泄满腹牢骚与愤怒,类似于西方的“愤怒出诗人”、“真正的诗歌只出于被深切苦恼所炽燃着的人心”,大概都是“诗穷而后工”。虽然《诗经》“可以怨”,且其中的无名氏已在吟唱:“心之忧矣,我歌且谣”(《诗·园有桃》),但儒家“致中和”的审美追求仍与屈原的“发愤抒情”旨趣迥异。

 

司马迁一直以屈原自命,对“发愤抒情”深有体贴。《史记·太史公自序》曰:“夫《诗》《书》隐约者,欲遂其志之思也。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而论兵法;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也,故述往事,思来者。”

 

“离骚”本是楚地方言,盖指牢骚愤懑,抑郁懊丧的情态。“离骚”就是在宣泄这一久郁于心而无处诉说的大感慨、大烦闷、大牢骚。此创作方式,源于屈原心中有怨气,有愤怒,由外而向内,在想象的幻境中,自省与体验,藉慰与宣泄,精神获得自由伸展,心理趋于平衡而满足。

 

“举世皆浊我独醒,众人皆醉我独醒”,内心的愤懑与正义感一旦压抑太久,必然化作一股洪流冲破既成礼义规范的铁闸奔涌而去,用正义审判旧秩序,建立新世界的秩序。因此每当社会历史转折关头,敏感的土人总不忘返顾楚骚传统,并借以否定旧的理性结构而呼唤新的理性。

 

 

审判

 

《离骚》:

依前圣以节中兮,喟凭心而历兹。

济沅湘以南征兮,就重华而陈辞。

 

《惜诵》:

惜诵以致愍兮,发愤以抒情。

所非忠而言之兮,指苍天以为正。

令五帝使折中兮,戒六神与向服。

 

《天问》:

曰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闇,谁能极之?

冯翼惟像,何以识之?

明明闇闇,惟时何为?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圜则九重,孰营度之?

惟兹何功,孰初作之?

斡维焉系,天极焉加?

八柱何当,东南何亏?

九天之际,安放安属?

隅隈多有,谁知其数?

天何所沓?十二焉分?

日月安属?列星安陈?

出自汤谷,次于蒙汜。

自明及晦,所行几里?

夜光何德,死则又育?

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
  

“屈原”用“折中”这一词来描述用正义审判是非曲直,考虑到在今天难以一目了然地呈现其语境,我就改用“审判”来代替“折中”。

 

《楚辞》之作,可以说是屈原用正义审判一切,也是其怀疑精神与严谨地求证真理的表达。一切未经审判的经验,不可盲从,不可迷信。只有经过了审判而求证的经验,才可以接受。这固然未必全是屈原的本来涵义,但旧瓶新酒、新瓶旧酒相资互发,可以引申出此义,以为当下受用。

 

审判与求证,是启蒙,是正信,而不是迷信,是开启自由之门,而不是通往奴役之路。当今,报纸、杂志、电视的广告,常使人受惑,已经成为一种枷锁,奴役人的身心,钳制人的精神自由。如果不经过审判、求证,难免不上当受骗。尤其是鼓吹以身殉美,使得妇女忙于丰乳肥臀,与古代的裹脚没什么不同。

 

凡事要有“求证”的精神,用“五四”时期有“考据癖”的胡适之的话来说,“拿证据来”。虽然“五四”已如风而逝,只剩下几句口号回荡在历史的走廊,冷飕飕的,但对于我们来说,依旧有“花落春犹在”的藉望。尤其是胡适之、陈寅恪、陈垣、傅斯年等人,确实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宝贵的遗产。

 

有一份证据一份话,有三分证据说三分话,没有证据,不能说话。我觉得这是做“求证”的最基本态度。尤其清代朴学大师们通过数代人的努力实践,总结出来的经验十分可贵。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云:

 

正统派之学风,其特色可指者略如下:一、凡立一义,必凭证据;无证据而以臆度者,在所必摈。二、选择证据,以古为尚。以汉唐证据难宋明,不以宋明证据难汉唐;据汉魏可以难唐,据汉可以难魏晋,据先秦西汉可以难东汉。以经证经,可以难一切传记。三、孤证不为定说。其无反证者姑存之,得有续证则渐信之,遇有力之反证则弃之。四、隐匿证据或曲解证据,皆认为不德。五、最喜罗列事项之同类者,为比较的研究,而求得其公则。六、凡采用旧说,必明引之,剿说认为大不德。七、所见不合,则相辩诘,虽弟子驳难本师,亦所不避,受之者从不以为忤。八、辩诘以本问题为范围,词旨务笃实温厚。虽不肯枉自己意见,同时仍尊重别人意见。有盛气凌轹,或支离牵涉,或影射讥笑者,认为不德。九、喜专治一业,为“窄而深”的研究。十、文体贵朴实简洁,最忌“言有枝叶”。

 

“屈原”已死,但《楚辞》文化精神没死。从接受美学来看,不同时代,《楚辞》这一文本所置于“前景”而澄明的“精神”各有不同。有取有弃,有存有亡。我认为,当下,《楚辞》这一文本所开显而澄明的文化精神,即在于此。

 

黄守愚于阙一庐

己丑八月榖旦

西元2009911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